何不为替身

第1章 侍中-何不为乐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元衡十七年,太子萧旻年满十八,齐王、光王与秦王三位皇子也已十七,皆至适婚之龄。故上令开选秀为诸皇子选妃,择官家德容兼备的适龄女子于朝露殿修习礼仪,待五月大选之时从中择出诸皇子妃。

    初选后留在朝露殿的秀女共三十六人,沐妍与姐姐沐雅也在其中。姐妹二人出自太皇太后母族靖国公沐氏。

    对沐妍来说,在朝露殿的这几日委实不算好过。能入宫参选的秀女家世都不寻常,原本也都相安无事。但自从太皇太后常召她们姐妹去请安,其他秀女与她们谈笑间那心思便百转千回了起来。

    今日到朝露殿正殿被一群人围住时,沐妍就头疼了起来。原想着如往常一般应付了她们,但她发觉围着她的秀女们有意无意地拉扯着她,心感不妙。未等她作反应,她便被身前的秀女孙氏重重推了一把。

    “侍中大人到!”

    林涵湘踏入朝露殿时一人背朝她踉跄着摔来,好在身旁的木香眼疾手快上前扶住那人。待那人站稳身子侧身行礼,才发现正是表妹沐妍。

    虽说是表妹,却不是血缘之亲。林涵湘的二姑母是上一代靖国公的正妻,而沐妍是沐公爷庶出的女儿。

    林涵湘在上位坐下,朝露殿主事的李司赞忙唤了宫女上茶。林涵湘细品着今年的新茶,抬眼环顾殿内众人,目光慢慢移到方才被簇拥着推倒沐妍的那名秀女身上。刚一对上视线对方便吓得两股战战跌坐在地,她身后那几人亦惴惴不安。

    木香从殿门外的石砖上捡起了什么,走进来放在了林涵湘身旁的桌上。林涵湘冷眼瞧着,是一些棱角尖锐的碎石。

    饮过了一盏茶,林涵湘方才着人将沐妍与那名秀女扶起,“孙姑娘偶感风寒身子不适,若是将病气过给其他秀女就不妥了,先送房好生照看,其他人无事不要去打扰。若是孙姑娘久病不愈,便只能送回家了。”

    “大人!”孙秀女大惊,想冲上前求饶,却对上林涵湘毫无波澜的眼神,身上一颤才回过神来,“多谢大人。”

    林涵湘挥手让孙秀女出去,转而吩咐李司赞,“你好生照看着。孙姑娘是孙太傅唯一的嫡亲孙女,听说平日里当眼珠子似的疼着。进宫一趟若是磕着碰着了,只怕他老人家要伤心啊。”李司赞听得此话连声答应,却是不敢抬头。

    林涵湘又转而看向沐妍,见她衣襟微乱,微蹙起眉头,“沐姑娘崴了脚,着人请太医来瞧瞧。这几日你也好生休养,若无事就少走动些。”

    沐妍行礼谢恩,“多谢大人,妾身定谨记大人教诲。”

    林涵湘又看向殿内众人,沉声说道,“诸位也好生保重自己。能够入宫参选的都是才德出众者,便是未被选上,将来出宫说亲也自有令名。但若是未及大选便被移出宫去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太医至朝露殿后众人散去。林涵湘吩咐木香送沐妍回房,转头看了一眼桌上碎石,“秀女们白日里要来正殿学习礼仪,正殿门外日日有人清扫,这许多碎石是从何处来的?可巧这碎石上还沾染了清韵香的气味。”林涵湘斜睨一眼,见李司赞面色发白,又道,“李司赞,今年新贡的雨前茶,陛下全送了太后,未想司赞倒是好本事,也有门路弄得这新茶。”

    话说到此,李司赞才大惊失色,跪地请罪。林涵湘却不再看她,“看在崔尚仪的面上,我不发落你。这些东西你拿去送还给成二姑娘,太后千秋将至,她既有这份孝心就闭门为太后抄几本经吧。”

    林涵湘叫木香搀扶沐妍回了她的屋子。其他秀女见了禁不住又是满嘴的酸话,“还不是仗着有人在背后撑腰,偏作出这许多柔弱姿态来。”

    沐妍虽被人推搡,好在木香及时接住了她,并未摔倒。林涵湘怕她至朝露殿前沐妍已受了欺辱,故而请了太医来。来的是相熟的何太医,诊过后说除崴了脚只是受了惊吓,便开了些安神的药。

    “上月长姐赠了我一些新制的药酒,回头让素娥送来。”林涵湘又问,“雅儿可是去太皇太后宫里请安了?”

    “是。”沐妍秀眉轻拢,眼含歉意,“今日多谢表姐替我解围。只是孙氏出身不凡,姐姐未经上禀便禁足孙氏,陛下若是知晓了是否会怪罪?”

    林涵湘轻笑,“陛下和孙太傅都希望孙氏能平平安安地等到大选结束后便出宫。孙家一向娇宠这个女儿,也知她这副性子不宜入宫,若非拗不过她想参选的心思,早早就报了免选了。我既帮他家女儿免祸,合该谢我才是。”说罢,语气一转,“倒是你,我知你无入选之心,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却不这么想,那些秀女也不会相信。你一味软弱,只会叫她们轻视了你。”

    沐妍低声应是。林涵湘见她眉目间纠结,对着她这过分谨慎的性子不免发愁,“你有话,直言即可。”

    “表姐禁足成二姑娘,也是帮她避祸?”见林涵湘点头,沐妍继续说,“那些碎石上留有清韵香的味道,宫中皆知清韵是陛下命司药司特意为太后调制的香,而李司赞处又有太后宫里才有的雨前新茶。此事看似处处皆与太后有关,却是太过明显的破绽。旁人不知,成二也该知晓,我是断然不会入选。如此,是有人想害我再嫁祸于成二?”

    “成二姑娘倒是会做人。想来她拿雨前茶赠李司赞,被人察觉,才有此一石二鸟之计。此事一出太皇太后与太后之间便结下大仇了。”林涵湘冷笑一声,“虽说明白人才能在宫中更好地活下去,这宫中自也有糊涂人,只需要听话即可,怕只怕那些自作聪明的人,最爱行糊涂事。原看着李司赞素来本份,怕是司赞做久了心也更大了。”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从外打开,走进来一位女子,捧着一方精致玉盒眉目间砌满了笑意,左颊上隐约浮现一个笑靥,“阿妍快来瞧!太皇太后赏赐的夜明珠!”却在见到房内坐着的林涵湘时止住了笑,轻撇嘴角,“见过侍中大人。”

    听她语气疏离,林涵湘也不甚在意,又嘱托了几句让沐妍好生养着便离开了。

    沐妍恭送林涵湘,见姐姐沐雅坐在榻上闷闷不乐,不禁叹了口气,“你我被选入宫中,这些时日表姐一直对我们多有照顾。姐姐何苦置气?”

    “道不同不相为谋。嫂嫂才过身,她借入京祭奠之名,转头便攀附入宫。如此为人,叫我如何能与之相处!”沐雅涨红了一张脸,每每见到林涵湘总是气愤不已,“再者,有太皇太后护着我们,也不必她发假善心。”

    沐雅固执,沐妍本想再劝说终究还是作罢。

    林涵湘走出朝露殿,记着昨日皇帝传她今日陪侍晚膳便打算先回观海殿更衣准备。

    从朝露殿回观海殿须穿过御花园南角。春日里灼灼桃花盛满枝头,素娥欣喜道,“桃花盛开美而不妖,不如折些放在殿中观赏。”便叫随侍的宫人去挑几支开得最好的折了带回去。林涵湘不置可否,身旁桃花林中却传来制止的声音。

    桃花林中走出一位女子,身着浅青色银纹绣暗花云锦裙,发间只簪两枚青玉簪,面上未施香粉只细细勾画过柳叶眉。虽素妆简饰,但人面娇艳与桃花相映成红。

    “妾身见过侍中大人。”女子端庄恭敬地行了一礼,正是秀女方乔馨。

    林涵湘微笑颔首,“方姑娘为何阻拦侍儿折花?”

    方乔馨说,“妾身方才瞧见侍儿欲折的几枝都已开花,故而才出声阻止。”

    林涵湘摘下枝头一朵盛开的桃花,“花开堪折直须折,有何不妥吗?”

    “花开至极盛,转眼即逝。大人今日折了去,待到明日便会萎悴。”方乔馨指着另一枝上未及绽开的花骨朵道,“何不取这将绽的花苞,既有初开时的勃勃生机,且来日未必不及今日盛放之花的娇艳。”

    林涵湘淡淡一笑对她说,“御花园里日日可见花开花落,若明日花谢了只需再使人折了新的来便是了,如此我日日都能瞧见最盛艳之花。”

    方乔馨似是没想到她会如此回应,面露讶然,“妾身原以为大人是惜花之人。”

    “既有心折花,无论我取了哪一支,都算不上是惜花之人。”林涵湘上前将手中桃花簪在方乔馨发间,“这御花园中的花,我可随意取之,这是陛下的恩宠。旁人若没有这份恩宠,擅自折花可就是罪过了。”她打量了一番方乔馨的衣着,又说,“方姑娘容貌明艳,一身素净与你却不相衬。不如换了青衣,改着红裙。”

    方乔馨似是有一瞬怔愣,复又轻笑,“大人之意妾身明白了。妾身叨扰望大人毋要怪罪,妾身告退。”

    素娥望着方乔馨离开的背影,不解问道,“大人,这方姑娘想要出头自去讨好皇后便是,跑这桃花林来打什么哑谜?”素娥如此说,是因方乔馨出自皇后母族,她的父亲正是方皇后的堂兄。

    “许是因我方才在朝露殿发作了一场,以为我是个多管闲事的。”林涵湘蓦地想起方乔馨发间的青玉簪,不禁摇头失笑,“哪里是她在与我打哑谜”

    说起方才在朝露殿发生之事,素娥面露忧色,附在林涵湘耳边小声说,“大人帮了沐氏的人,陛下会不会多心?”

    “只当作是寻常姻亲,不远不近地帮着才好。”林涵湘不甚在意地笑了笑,“偏沐雅这丫头非要与我作气,叫我既伤怀又开怀。”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