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2章 贵妃-何不为乐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皇帝萧峘用膳时不喜寻常嫔妃伺候,唯一他想留下伺候的庄贵妃这几日正与他闹脾气而不愿伺候,因而这些日子他想找人陪侍多是吩咐了林涵湘来。

    这宫中最得圣眷的必然是美艳无双、宠冠后宫的庄贵妃。庄贵妃出身不高,父亲只是正六品的太常寺丞,为人处事一般,因女儿得宠才被擢升为正四品的少卿。庄氏入宫不过三载,已是一人之下的贵妃,位分压过了出身高于她、入宫也更久的成淑妃、白德妃等人,又因皇帝对她百依百顺,她的性子也被宠得厉害了些。若是心情不佳对着皇帝也是敢摆脸色的。宫中对她颇有微词却无人敢轻易招惹她。

    若要说恩宠之盛能与庄贵妃相提并论的便只有侍中林涵湘了。但与庄贵妃不同,林涵湘出身定国公府,是定国公兼北平布政使林云贤的嫡女,只看皇帝任林氏为北平布政使就可知林氏圣宠之盛。林云贤共有三女一子,次女林容君正是嫁给沐妍的哥哥——靖国公沐子英为妻。

    林涵湘原是后世之灵魂,一朝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直吓得她一口奶喷了出来。待弄明白自己变成了一个不知名朝代的定国公府小姐,心中隐隐约约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公门侯府怕是少不了嫡庶之争、勾心斗角。那时候林涵湘打算以后自己就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做人,能避开纷争就绝不掺和进去。

    未想她这一世的父亲——定国公林云贤后宅十分空虚,从根本上杜绝了一切斗争的可能。林云贤原只有一个发妻,生下三个女儿。后来妻子离去,为子嗣故纳妾生子,也再越不过前头的女儿。林涵湘从小最受父亲疼爱,想读书习武或是学医识药,只要她开口,林云贤再没有不应的。头些时日林涵湘被丫鬟们小心服侍尚觉得别扭,逐渐也适应了新的身份。

    有时,她也会回忆前生之事,却只能记起刺耳的鸣笛声、剧烈的撞击与身旁紧紧抱住她的男人,除此之外姓名、身世都不能记得了。

    林涵湘越长大,林云贤越是叹息,怎不是生成男孩。到了适婚的年纪,林涵湘不愿嫁人,林云贤也随了她的心意。旁人指摘她,都道“幸亏她前头的姐姐们都嫁了,不会被她带累了名声。”

    三年前林涵湘的二姐因难产去世,她为祭奠姐姐入京被皇帝看中,从前如何随心所欲也抵抗不了皇权,遂被接进宫来。她原不叫这个名字,因相貌与已故的宸妃何涵湘甚为相似,上亲赐名为涵湘。原本林涵湘也是要充入后宫的,因庄贵妃悍妒,皇帝不得已才改封她为女官,虽未曾临幸她,但对她的宠爱也不输于庄贵妃。

    林涵湘还记得初来此间的惴惴不安,深怕高门后宅里日子难过,再没想到在此间世界快活了十数年,当初的担忧竟应在此时。可心中再怎么不愿,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做了这个替身。

    不幸也幸,在她前头还有个庄贵妃。

    晚膳时皇帝果然提及了今日朝露殿发生之事,“你今日在朝露殿中禁足了三名秀女,午间尚宫局就报上说李司赞因病要出宫,由王司宾暂代教导秀女之职。”

    林涵湘替皇帝盛了一碗鱼汤,“姑娘们都还年轻,在家又都是得宠的,偶尔拌几句嘴也是寻常事。李司赞未能尽到引导秀女之责,确实该罚。”

    “往日里见她也是个稳重慎行之人,可见人心之不足难测。”皇帝喝了几口她盛好的汤觉得不错,便吩咐人给庄贵妃送一碗去。

    林涵湘见此情状,说道,“妾身方才经过桃林,见桃花开得正盛,倒是想起贵妃娘娘喜食桃花酥,明日妾身便亲手做了给娘娘送去。”

    “你有心了,你做的桃花酥清甜不腻她也喜欢吃。”皇帝想起庄笙与涵湘刚进宫时有些龃龉,与他闹了脾气便要涵湘日日亲做点心献她。林涵湘连做了一月,她才道一句“桃花酥不错”,止住了折腾的劲头。此番又要委屈林涵湘去受庄笙的气,皇帝虽喜欢庄笙为他吃醋,心中难免对林涵湘有愧,只得轻咳一声以作遮掩,想着庄笙也该气消了便吩咐身边近侍福得,“朕记得赫连氏进上来一支桃花样式的红玉簪,你去内库拣了送去出云殿。”

    “这红玉簪精巧华美倒也衬得起贵妃娘娘的美貌,只比不上陛下待娘娘的心意。”林涵湘顿了顿又说道,“妾身前日在御花园中遇到了娘娘,娘娘已命人将赏赐送去方府,还命妾身代她去探望方家奶奶。妾身听着话音,娘娘生气倒不全是为着方家奶奶有孕。”

    庄笙此番与皇帝置气,皇帝虽觉得根本仍是因林涵湘使庄笙吃醋,起因却是庄笙的旧事,脸色不免难看了几分,“朕知晓当年之事她心中难免生怨,也是因此这些年一直委屈你只做一名女官。但她妹妹与方氏的亲事是她亲口提的,那日她妹妹有孕的事传进宫来,朕却没想到她会发作得如此厉害。”

    “陛下,妾身才知自前些日子许昭仪诊出了喜脉,后宫中便多了些闲话,道贵妃娘娘承宠三年仍未受孕,怕是方少奶奶与娘娘一样成亲三年未有所出,如今一朝有喜,娘娘心里难免更着急。这说来也是妾身的错,未能抑制流言,让娘娘心烦了。”林涵湘说罢,当即跪下请罪。

    皇帝听她如此解释倒才恍然大悟,叫林涵湘起身,“这也不怪你,你能管住六局的人不生事,也管不住后宫这些人的嘴。倒是皇后掌管后宫,流言不止是她失职了。”

    “皇后娘娘也曾提点过后宫。只是皇后娘娘素来宽和待下,倒是让底下人生出些侥幸之心。”林涵湘回道。

    “朕明日便去出云殿看笙儿。”皇帝想到庄笙是为没有生育而伤心,不禁气恼自己误解了她,“你明日去送桃花酥,也帮朕好好劝劝她。”

    “妾身省得。”

    次日林涵湘一早就使宫人去到桃林摘些新鲜的桃花,算着嫔妃向皇后请安过后,便带着做好的桃花酥去了出云殿。

    林涵湘至出云殿时,庄笙已从凤仪殿回来了,正由侍女伺候着脱下去向皇后请安时穿的华服,换上了一套粉白色的便服。

    林涵湘走到贵妃塌前坐下,接过芙蓉递来的茶盏,闻过便知皇帝将更为贵重的明前茶送来了出云殿,轻笑了一声说道,“贵妃娘娘这火气说发作便发作了,倒是吓得妾身连日来战战兢兢。”

    庄笙换完了衣裳坐在梳妆台前整理发髻,瞥她一眼,不以为意道,“只要我这张脸还在,只要皇帝还喜欢我,我还有什么发作不得的。更何况你是最不希望我失宠的,自然会在皇帝面前帮我周全。”

    林涵湘瞧着她眉目如画却无一丝神采,忍不住叹息一声,“已经过去三年了,你与他的缘分早已尽了。方青衣既娶了妻难道不该对妻子负责?更何况他娶庄筱一事可是你亲口向皇帝提的。”

    这说来也是一桩孽缘。庄笙出身不高,父亲只是京中一芝麻小官,方青衣虽出自皇后母族原也不过是靠着田宅度日。当年两家宅邸相邻,父辈又交情不错,二人便订了婚约。到了许婚之时,皇后突然传这未过门的堂侄媳妇进宫请安,却正巧撞见了皇帝。皇帝对庄笙一见钟情,当夜便宠幸了她,第二日就封了妃。

    事后庄笙提出让自己的妹妹庄筱代她嫁给方青衣,当时她对皇帝说,“妾倾三世之福而能得幸于陛下,但终究已被许婚,若此时悔婚难免惹人议论。妾与方公子从未相见,也记着妹妹的婚事一直未定,不如便叫妹妹代妾出嫁,也算是履行当年的婚约了。”话虽如此,事实是她与方青衣颇为熟识,也算是情投意合,但为了方青衣的性命与前程,这段情从此只能深埋心底。

    入宫半月后,她见到了林涵湘,才知道为何皇后会宣她入宫,又为何会撞见皇帝。

    皇后害怕了。

    皇后是怕林涵湘会成为第二个何宸妃,才设计让她入宫,引她与林涵湘相争。

    彼时林涵湘似是生了一场大病,面色憔悴苍白,身上消瘦见骨。庄笙乍一看到她,只觉得她怕是命不久矣。未想林涵湘看到她,眼中竟有了光彩。

    她说,“万谢娘娘救我一命。”

    庄笙心里是有些恨她的,为着自己是代她承受了这一切,却也因此可怜她。虽帮助了林涵湘不使她承宠,她却也不能离开这座皇宫。

    夜深人静时独自思量,仍是恨皇帝与皇后毁了她这一生。

    三年已去,再深的思念也敌不过后宫的搓磨。庄笙怔怔沉思,半晌才回过神来,“我倒不是为着庄筱有孕而耿耿于怀,只是过去之事我能放下,我怕皇帝放不下,借着此次机会能让皇帝放心便好。”又戏谑林涵湘,“到底是侍中大人厉害,几句话替我解了围,又让皇帝对皇后生出不满。皇帝若为我而整肃后宫,皇后的又该往何处安置。”

    林涵湘饮下一口茶,搁下茶盏正色说道,“皇帝选方玉华为后是见她端庄持重,觉得她能管好后宫。如今她既不得宠又不受皇帝敬重,只因方氏女的身份才能坐在这后位上。若是方氏有了更好的人选,她就只是一枚弃子了。”

    庄笙放下手中钗饰,亦正色看她,“这些秀女你瞧上方氏哪个丫头了?”

    “你觉得方乔馨如何?”语气却非是询问。

    庄笙听她如此说轻皱了眉头,“缘何会是乔馨?乔馨是青衣唯一的妹妹”

    林涵湘想起那两枚青玉簪,“这正是他们兄妹二人所求之事,你无需为他们忧心。”林涵湘起身走到她身后,拾起锦匣里昨日皇帝新赏的红玉簪,簪在她发间,“皇帝会来出云殿用午膳,便簪这枚吧。”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