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4章 子英-何不为也翻译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五日后,四月初一正是成太后五十岁生辰之日。

    皇帝做皇子时不被看重,唯有成太后施予过关心,皇帝一直记着昔日的恩情,因此对太后一向礼敬。

    因今岁是过整寿,皇帝为给太后做脸面,特意着人在御花园东南角修建了玉蟾宫作为设宴的宫殿。蟾宫以白玉铺就为地,高台两侧的玉栏上雕刻着凤凰振翅翱飞之景,因太后喜爱水晶的五色光芒,皇帝就命人将去岁收贡的水晶凤凰鸟嵌于正中的墙上,又命能工巧匠雕刻栩栩如生的百鸟置于宫殿正中,寓意百鸟朝凤。百鸟之下砌有玉池,引御花园明池之水入蟾宫玉池,池中设有五十条锦鲤,以庆贺太后五十大寿。

    皇帝拜见过太后,此时正陪着太后坐于上首,接受群臣的谒见。

    林涵湘身为侍中,乃众女官之首,统领六局,此刻就侍立在殿内督视来往之人。

    身旁的素娥扯了扯她的衣袖,她转过头来随素娥示意望去,见是皇帝召她过去。

    那一眼望去,也清楚地看见了正立于太后与皇帝座前的她的表兄沐子英。他还带着两个幼子,长子安静立在他身侧,女儿则被皇帝抱在怀中。

    太后神色不怎么欢喜,皇帝倒是很喜欢沐子英的女儿,便是诸皇子年幼时他也甚少会抱在怀中,这却令林涵湘心头一紧,“这两个孩子许久未见你,想念得很,你便带他们到御花园中走走吧,着赵尚宫替你看顾蟾宫。”

    林涵湘从皇帝手中抱过女孩,福身告退。男孩也像模像样地向皇帝说告退,便由素娥牵着随林涵湘离开了。

    沐子英的长子名唤沐世玉,如今已满五周岁。女儿取名为世芸,三年前林容君便是在生下她后难产去世。去岁她意外落了水后身子便一直不大好,面唇苍白瞧着便知病弱,不过也如她哥哥一般长相玉雪可爱又伶俐懂事,因此很讨人喜欢。

    沐世芸搂着林涵湘的颈子,细嫩的小脸蹭蹭林涵湘的脸颊,脆生生地说,“姨母,芸儿好想你。”

    林涵湘亲了亲她的脸,“我也很想芸儿和玉儿。芸儿可有乖乖听爹爹和哥哥的话,好好吃药?”

    “药好苦,芸儿不想吃。但是哥哥说,一定要乖乖吃药,病好了芸儿才能进宫见姨娘,所以芸儿每天都有听话吃药。”世芸想起药的苦味忍不住皱起了小脸来。

    “芸儿乖乖听话,养好了病,爹爹和姨母才放心你出门呐。”世芸自小便没有生母的陪伴,又遭了许多罪以至坏了身子,林涵湘终究不忍,“等芸儿身子好了,若是想见姨母,就让大姨带你入宫来,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见着我。”蟾宫环水而立,吹来的风犹有几分寒意,林涵湘怕世芸着凉便不在御花园中多停留,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玉蟾宫附近的水月楼。

    沐世玉由素娥牵着一直安静地跟在林涵湘身后,林涵湘问起他读书玩耍的近况他才回答,态度恭谨却没有如他妹妹一般对林涵湘的亲近。林涵湘和沐世芸约定着时常入宫相见,他倒是主动开口说了一句,“您平日要处置六局之事,宫务繁忙,我们不便打扰。且我们是外臣之子,非皇室宗亲,如何能时常入宫,妹妹不要误了规矩。”

    林涵湘听他说完,扑哧一笑,“这话该是你爹教你的吧。”说着瞧见沐世玉皱着眉头懊恼地看着她,“你爹身为外臣自是不能入宫。你们如今年岁尚小,谁敢说三道四?陛下既有给了这份恩宠,太过谨小慎微也会招来是非,明白吗?”她将沐世玉召来跟前,伸手抚了抚他的额角。

    林涵湘带着沐氏的两个孩子在水月楼小坐,窗外便是灼灼盛放的桃花。偶有一朵桃花被风吹落枝头,吹入殿中落在了小桌上,世芸拾起一朵伸手往林涵湘头发上戴去。林涵湘由着她将桃花簪在自己发髻上,听见素娥道了一声,“参见国公爷”。

    国公爷正是靖国公沐子英。他由宫人引着来接两个孩子,见到林涵湘颔首问好,“侍中大人近来可安好?”

    林涵湘福身作礼,目光掠过他抱起沐世芸的看似完好的左臂,“我一切都好。表哥此前来信说将回南阳疗养,数月未通音信,不知如今左臂的伤可痊愈了?”

    沐子英回以一笑,“已经无碍了。”想起方才皇帝和太后所说之事,又收起了笑容。

    皇帝说靖国公夫人过世已有三年,儿女年幼也需要有人照顾,提出要为他续弦,话里话外有意将太后的另一个侄孙女成姑娘指给他。后宫算计他的婚事,已经叫世芸受过苦了,他心中烦躁,断然拒绝了皇帝,“臣常年驻守山西。若是再娶了妻子只怕要累得小姐在家独守,臣心中不忍。臣的一双儿女,芸儿未记事时生母便已去世,幸得隋王妃殿下垂爱,愿意照顾她,只她素来体弱多病,托付给旁人臣亦不能放心,想来她的母亲九泉之下亦不能安心。至于玉儿,臣此次回去山西打算将玉儿带在身边教导。”怕皇帝会心生不满,他又说,“臣谢陛下关心,如今身边有常氏照顾业已足够,待臣建功而归再请陛下为臣赐婚。”

    常氏是他现在唯一的妾室,唤作凝惠。

    “这两年多有人欲为我说亲,如今连陛下也有意赐婚。”沐子英哄着怀里的世芸,余光注意着林涵湘面上神色,“我想着再等几年请陛下赐婚才是好时机。”

    他说的“好时机”是指待林涵湘年满二十五,求陛下赐婚与他。

    林涵湘听他如此说,却不知该作何回应。这三年她与庄贵妃互相周全,才使她至今未曾承宠,即便她到了年纪,父亲求她回家,只怕皇帝都不会放过她,更遑论将她赐婚与他人。

    可林涵湘见他眸光似星,也不忍将心中的苦闷告诉他。他在北平吹了三年的风,又往山西吃了三年的沙,六年前那张如玉一般的脸庞如今却布满了风霜的痕迹。这几年他愈发执着于军功,林涵湘知晓,他一直没有放弃将她救出宫去。

    “哥哥!”水月楼中两人对立无言,不速之却至。

    今日太后千秋盛宴,秀女们是没有资格上殿的,且因蟾宫建在御花园东南角,往日她们可行走的南园,今日也去不得了。林涵湘又才在朝露殿发作了一场,秀女们都安分地呆在朝露殿内。

    沐妍如今正被“禁足”,沐雅心知太皇太后与成太后素来不睦,自然也不去凑这个热闹,只如往常一般去到惠徳殿请安,回返时路过水月楼,透过窗棂看到林涵湘和自己的哥哥在一处,火气一起便疾走进来。

    “宴席快开始了,哥哥快带着世玉世芸回去吧。”沐雅到来,沐子英与林涵湘之间有话也不便说了。沐子英凝视林涵湘一眼,牵起沐世玉走出了水月楼。

    沐子英走后,沐雅瞧着林涵湘平静的模样,胸中这一口气再难平复,“你先已借由祭奠姐姐为名攀附入宫。如今既不得宠,又想着再攀扯我哥哥吗?”说着,她抬起手上前打过去,“哼!林涵湘,你如此下贱,可还有半分顾及你的亲姐姐?”

    沐雅这一掌却被素娥挡下了。林涵湘对她的冷言冷语素来不置一词,今日却敛眉止住了她的话,抬掌打了回去,“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先仔细想想。这话说出口,要的却不是我的命。”

    沐雅被她打了一巴掌,捂着脸愣怔,林涵湘又说,“往后说话做事前,不如学学阿妍。能得几分她的小心谨慎,也勉强能保住你的命了。”

    沐雅顿觉着委屈涌上了心头。她看着面前这张与长嫂极为相似的脸,想起嫂嫂在世时对她的疼爱,眼泪再止不住。

    嫂嫂未过门时常来沐府做,沐雅却少见林涵湘,只听闻林家三女爱往尼姑庵里跑。六年前哥哥和嫂嫂成婚,婚宴上也不见新娘的亲妹妹。再听到她的消息,却是她声称“此生再不嫁人”,之后就入了千贞寺修行。她偶尔在兄嫂的谈话中听到她,隐约觉得林涵湘不嫁人是为着自己的兄长。彼时,她也会叹息一声“也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

    三年前嫂嫂过世,这个从未现身的妹妹却凭空冒了出来,她入宫后,沐雅便厌恶了她,觉得她贪慕富贵不是可深交之人,如今竟又与姐夫有了牵扯。沐雅想起方才哥哥看着林涵湘的眼神,分明是把她当作了去世的嫂嫂,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再不愿与林涵湘同处一室,转身跑出去了。

    素娥上前劝慰她,“大小姐实是多心了。国公爷与夫人伉俪情深,哪里容得下旁人?”

    真的容不下旁人?可自林容君过身,后院里还不是多了一个常氏。

    林涵湘坐在水月楼中看着窗外风吹落下的桃花,思虑间一时入了神。听到身旁传来脚步声才恍惚回神,来人正是自己今日真正等待的人——方青衣。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