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5章 青衣-何不食肉糜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方青衣在四年前中进士后,选为翰林院庶吉士。一年后,他与庄贵妃的妹妹成婚,便带着妻子外任北平府为同知。如今三年任满,他回京述职。原本按他现在的品级是没有资格入正殿贺太后千秋的,但方阁老看重他,便将他带在身边。

    林涵湘在七年前曾与方青衣有过一段时日的交往。七年过去,方青衣褪去少年时的青涩,轮廓变得硬朗许多,相貌却无太大的变化,再没有她见到沐子英时那种“对面不敢相识”的情怯。

    方青衣嘴角带笑,拱手作揖,“林姑娘,别来无恙。”

    林涵湘未曾起身,坐着受了他这一礼“未曾想在这宫里还能与故人重逢,再想不到方公子的‘方’与方阁老的‘方’竟同出一源。”

    方青衣仍执揖礼,“在下身在北平府,听闻陛下为林氏女设侍中一职,统领六局女官。也再想不到林侍中就是某曾见过的林姑娘。”

    “你若非知道侍中便是我,又怎会叫你妹妹戴上那对青玉簪来我跟前晃呢?”林涵湘冷笑一声,“哼!你便是知晓我的旧事又如何?你以为你与庄贵妃之间的旧情,陛下就不曾怀疑吗?我的承诺既不是许给你的,如何能平白叫你差遣?”

    当年,她将那对青玉簪赠予一人,承诺在不违公理道德的前提下会力所能及帮对方做一件事。但赠簪的对象可不是方青衣。

    “林姑娘误会了,那对青玉簪所代表的承诺,非我所能承担。我只是希望林姑娘能看在过去那点微末交情的面上,与我做一个交易。”方青衣作一副相求的姿态,语气却是笃定。

    “你所求之事,我已经知晓。”林涵湘似笑非笑地说道,“可你说,我何苦要去插手皇子选妃。”

    方青衣始终一副笑模样,说,“若在下能可分忧,林姑娘但说无妨。”

    林涵湘便直截了当地提出,“我想要你身边的一个人帮我做一件事。”

    “但凭林姑娘吩咐。”方青衣毫无犹豫地说。

    林涵湘未料到他答应得如此痛快,“你就不过问,我要谁?做何事?”说罢,请方青衣坐下用茶。

    “您上回来我府上时,便已经告诉我是谁了。”方青衣坐在小几另一侧,接过林涵湘递来的茶盏,道,“至于您要他做什么事,我想您也不会让他身涉险镜。”

    几日前,林涵湘借庄贵妃之名往方府中探望有孕的庄筱,离开时见一人从方青衣的书房中走出,此后一直想着作何理由能将此人借出。而后,她就在桃园遇到了方乔馨,倒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递枕头。

    林涵湘原就有意抬举方乔馨使方家放弃皇后,若能将这个人情卖给方青衣,就能顺势将那个人借来。

    于方青衣而言,亦是如此。他自知晓了妹妹的心思,既苦劝不得,也只能尽力帮她。而宫里最有可能左右皇帝决定的人,除了庄贵妃,便是林涵湘了。他看着身边的人,心中有了破局之法。

    “原以为我此番是空手套白狼,没想到方公子却是胸有成竹。”林涵湘此时才真正笑了起来。

    方青衣亦笑道,“今日再见林姑娘,一如七年前你我初遇,明明交情尚浅却有如故人重逢之感。”他再见到林涵湘,心中不自觉生出欢喜,“如今既有缘份能够深交,我表字‘孟玄’,林姑娘便以此称呼吧。”

    “如此,孟玄便以‘九畹’称我吧。”林涵湘想起心中不解,便问道,“你我虽交往不深,我却不觉得你是攀慕皇权之人,为何执意要让方姑娘选上太子妃?”

    提起妹妹,方青衣忍不住叹一口气,又失笑说道,“当年我们都还在南阳时,谁人不知定国公的小女儿乃是南阳府第一大奇葩,竟说‘男儿凭本领立世,因功成而名就,缘何女儿只能浑浑噩噩困守后宅?前朝武宗皇帝四处征战,刘皇后监国十载,治国之才再不逊于史记明君,可她留于史册记载亦只有一个姓氏。我将来要上战场,必要亲手斩下敌首的头颅,让后世都记住我的姓名。’我当年听得此话,回家说与乔馨,没想到她就此引为知己,一心向往,亦想凭女子之身做出一番事业来。”

    林涵湘忆起旧事,心下怅然,“她的志向可不是做一个困于后宫的皇后吧。”

    方青衣摇了摇头,“她常叹女子不易,可苦于无力改变。正所谓上行下效,她希望若有朝一日她能登上高位,能尽力改变世俗强加在女子身上的规矩。”

    林涵湘与方青衣在水月楼中谈话,素娥与木香便守在门口。沐雅方才被林涵湘训斥,哭着跑回了朝露殿,直把沐妍给吓住了。待问清了缘由,沐妍又不知该如此劝慰她。

    沐妍知晓表姐入宫一事之蹊跷,母亲与兄长亦心知肚明。家里瞒着沐雅便是因她性格单纯又冲动,怕她守不住秘密而露给外人,便由她愈发误会表姐。

    可事易作假到底真情难藏。沐妍温声劝道,“姐姐该知道陛下虽未曾晋封表姐却不放她出宫,就是在等着贵妃松口。”

    沐雅哭得满面通红,恨恨道,“她做不做宫妃都随她去,如何还能再占了嫂嫂的位置?”

    沐妍捂住她的嘴,截住了话头,“姐姐可莫再说了!在陛下看来,表姐已然是他的女人。姐姐明知哥哥对过世的嫂嫂是如何情深意重,何必多这无谓的嘴舌。若有心人听到姐姐的话又往陛下耳边吹去,陛下心里该怎么想哥哥呢?”

    皇帝又如何能容得下与他相争之人?

    沐雅此时才醒悟过来,想起林涵湘那句“要的可不是我的命”,心中害怕起来,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林涵湘她”

    沐妍叹息着抱紧了沐雅,说道,“表姐是关心你啊。姐姐,在宫里可不比在家,再不可如此任性了。”

    沐雅抱着沐妍,想着去世的林容君,又哭了一场。待哭得累了,便睡了过去。

    沐妍安置了沐雅,想到沐子英与林涵湘竟在水月楼相会,心中实在不安。顾不得“禁足”之令,仍是出门去了。

    行至水月楼,见素娥与木香都守在门外,心下一紧便加快脚步往里走去。未料方青衣正自楼中走出,二人撞在了一起。沐妍原以为是沐子英在楼中,抬眼一看竟是一陌生男子,瞬间大惊失色,以袖遮面避过身去。

    方青衣打量了她几眼,对着她战战兢兢的模样不禁失笑,可今日既敢跑来这有外臣走动的地方,却又是个胆大包天的。他拱手道一声“失礼”,遂离开了。

    沐妍仍不敢将衣袖放下,掩面走了进去。林涵湘瞧她这副模样,忍不住笑出声,“行了,人已经走了。”又问,“我不是叫你好好休养,如何又出来了?”

    木香见沐妍仍似失了魂的样子,上前扶着沐妍坐下,说道,“二姑娘可是有急事寻我们大人?”

    “方才姐姐回来与我说,她和表姐起了争执,我放心不下表姐,才想来水月楼看看。”沐妍攥紧了袖口,“表姐,方才那人是谁?”

    “只是来道谢的,你不必在意。”林涵湘岔开话题,“自今日起,你们姐妹一同禁足,小宴前再不必出来。”

    沐妍怕沐雅伤了林涵湘的心,便道,“嫂嫂在时,待我们姐妹便如自己的亲妹妹。在姐姐心里,只怕哥哥亦不及嫂嫂重要。嫂嫂离开,姐姐心里难过,却不是有意顶撞表姐。”

    林涵湘一直有意放纵着沐雅对她的不满情绪,若非今日她话赶话间牵扯了沐子英也不会发作她。想起林容君的丧礼上沐雅哭得几乎昏厥,叹道,“她总有出阁的一日,嫁去别人府上,可不比在家做姑娘氏自在。有些道理你也可说与她听。”

    沐妍听她如此说松了一口气,想再说些什么,耳边却突然捕捉到一丝细微的响动,四下环顾并未再开口。

    适时,皇帝派了人来寻林涵湘,道是筵席将开,请她回去。

    林涵湘回到玉蟾宫,从角门进来,福得公公的徒弟小顺子就迎了上来,引她去见皇帝。

    方才沐子英也是由小顺子引去水月楼,幸好方才沐雅与她争吵前先支走了子英,没有让人将她的话听去。

    “容君一去已有三年了。”皇帝见到她便叹息着提起旧事,“子华为国征战数年,家宅内却无人打理。朕有意为他再选一位夫人,他还是拒绝了朕的美意,可是心中还放不下旧人?”

    林涵湘回道,“表兄并非多情之人,许是觉得后院有一个常氏也就够了。若说要再娶一位正室夫人,所思虑者必然是一双孩儿。表兄已与我提起,待世子能立住了,再考虑娶新夫人一事,也是为叫姐姐在天有灵能够放心。”

    皇帝颔首,说,“如此倒也罢了。”

    方皇后已经到了,见庄贵妃的席位还空着,脸色便不大好看。转头看到上首太后也还未至,嘴角挂上了一丝讽刺。

    不过庄贵妃还是赶在太后之前到了玉蟾宫,并未落了太后的颜面。

    文武百官与诸诰命夫人齐贺太后千秋千岁。林涵湘见皇帝起身亲迎太后入座,又述起“自己少年时如何艰辛”、“母后如何慈爱”的老话,一副母慈子孝的情状。

    林涵湘低首遮掩了神情。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