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6章 司籍-何乐不为的意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端午节前,皇后在水月楼先设小宴,为着在五月大选前先瞧一瞧这届秀女的底细。

    秀女们已学了两个月的规矩。因三月里林涵湘一连禁足了四人,便是太皇太后与成太后的面儿都落了,这十来日诸秀女间走动也少了,都老老实实呆在朝露殿内跟着新来的王司宾学礼,深怕自己触了林涵湘的霉头。

    此次虽说是皇后宴请诸秀女,实际的目的却是检验秀女这段时日的修习成果。

    小宴设礼仪、女德、女红与文艺四项。礼仪即考验秀女应对举止是否合宫中规矩,女德考察秀女们对《女则》、《女诫》等书目的了解,女红一项秀女们需献上自己亲手做的绣件,而文艺一项却不作限制,琴棋书画但凭发挥。

    此次小宴,方皇后还邀了白德妃与吴贤妃一道,便是称她二人所出的光王与秦王此次亦要选妃,请她们二人一同掌眼。皇后这般说着,便略过了庄贵妃与成淑妃不请。

    未想及至小宴这日,庄贵妃却不请自来了。

    方皇后再不想见到她,还是不得不撑起笑脸,“往日请妹妹相聚总不得空,怎么妹妹今日不需侍奉陛下吗?”

    “陛下与诸大人商议政史,哪是妾身能听的。这不,陛下才把妾身赶来皇后娘娘这儿。”庄贵妃抿唇一笑,“陛下也惦记着诸位殿下的婚事,只陛下实在不得空,故遣妾身代他一看。”

    方皇后扯了扯嘴角,道,“那就请妹妹自便吧。”说罢,便示意崔尚仪小宴可以开始了。

    秀女们手捧桃枝立于诸妃座下,等待王司宾唤到她们的名字,便上前将桃枝献给皇后。王司宾考验秀女仪态,便是看秀女手中的花枝是否乱颤。

    本朝选秀只采官家之女,而能过初选的秀女出身再不会差,便是如孙氏、沐雅这般在家中受宠的,可大面上的规矩也强过小官之家出身的,又经过尚仪局女官两个月的教导,只看礼仪一项,几无可挑剔。

    白德妃着意夸赞了襄阳侯府的大姑娘虞华雁,称她娴静优雅。虞姑娘只回以一个浅笑,并不见喜色。林涵湘想到这位虞姑娘好武的名声可是传遍金陵,忍不住笑了。白德妃见状,还直言林侍中也赞同她的话。

    庄贵妃却是自入座便直盯着沐妍看,方皇后见此情景心里又得意了起来。无他,在这些秀女中,沐妍的容貌是最为出色的。

    说来,沐雅与兄长沐子英都并不是十分白皙的肤色,沐妍的底子许是像她早逝的母亲,肌肤雪白光滑如缎,鼻子小巧微微上翘,一双杏目明亮清澈,两弯柳眉无需修剪描画便浑然天成。虽不是庄贵妃那般明艳娇媚的美人,细论相貌却难分伯仲。

    皇帝虽并不打算选沐氏女为皇子妃,但若是充入后宫,只怕皇帝是愿意的。

    方皇后命玉芝接过沐妍奉上的桃枝,对庄贵妃说道,“这一枝芳菲盛开,其他的尽失了颜色。”

    “娘娘可真是时时惦记着陛下,瞧着哪朵花开得好,便都巴巴地要献给陛下去。”庄贵妃轻笑一声,“这桃花嘛,陛下也只在春日里瞧个新鲜。娘娘侍奉陛下多年,难道不知陛下最爱的还是昭阳殿里的那盆君子兰吗?”

    方皇后撇了林涵湘一眼,“只可惜那盆君子兰自生了一次虫病,终究不如旧年里那般苍翠了。”说着,长叹一声,“玉芝,便将这一枝桃花送去给陛下,唯愿陛下能开怀。”

    沐雅一听便变了神色,下意识看向林涵湘,见她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立即低下头去。沐妍却还稳得住,仿佛她只是按着流程将桃花献上而再无其他事发生,见王司宾已唤了下一位秀女上前,她便退下了。

    礼仪之后是女德一项。入选的秀女并不都是识字的,可《女则》等书家里一定是教导过,问起来她们也都能答得上,唯有京卫指挥使府上的姑娘王令贞竟没有学过。底下的秀女见此情况都偷偷笑了起来,王令贞倒是不卑不亢,直言未曾学过便退下了。

    再来是女红一项。大多数的秀女奉上都是座屏、扇面、锦帕等寻常之物,其中最出众的便是由左都御史之女莫云嫣奉上的紫气东来图,便是素不多言多吴贤妃也不住赞了好几声绣技精熟。

    最后一项便是文艺,只每人从琴棋书画等技艺中择一样最擅长的展示即可。方才在女红一项大出风头的莫云嫣,未想到她画技亦是一绝,所绘之图正是“瑶池西望,翩翩青鸟庭前降”的祥瑞景象。吴贤妃似是很欣赏她,赏了她一对翡翠手镯。

    方倚兰与方婉贞姐妹一人选琴一人选箫,琴箫合奏甚为默契。方乔馨思索片刻,走到林涵湘面前,“大人可愿与妾身对弈一局?”林涵湘笑着答应了她。

    这一局便下了半个时辰。林涵湘步步紧攻,方乔馨却是以退为进,偶也趁机吃掉对方的棋子,到结局时清算竟是平手。秀女们早等得烦厌,庄贵妃倒是称赞她,“本宫最烦与涵湘下棋,她上手便是胡乱一攻,你倒是个沉得住气的。”

    成氏素来以忠烈之后自居,称“一门儿郎尽数捐躯,纵为女儿不让须眉”。成流云与成麒英便作剑舞,倒是少见。秀女们都觉眼前一新,便是皇后等妃嫔亦被吸引了目光。林涵湘却觉得她们不过是持剑作舞,仍以女子体态柔美为主,若论“剑法清晰、潇洒飘逸”是再称不上的。

    她看见对面坐席上的虞华雁摇了摇头,竟扭过头去看树上的花枝,所有情绪就直接挂在了脸上,与私下里见她时安静沉稳的模样判若两人。林涵湘又看了一眼坐在虞华雁身旁的方乔馨,心想:想入选的、不想选入选的,都拼命使着劲。

    轮到沐妍时,她只默了《女则》第一篇,一手簪花小篆写得中规中矩。谁知庄贵妃看了一眼,便说,“这手字写得倒不错。阿雯,前几日你不是与我说,司籍司尚缺司籍一名,一直寻不到合适的人选,我看不如就由沐二姑娘补上吧。”

    她这话说得荒唐,崔尚仪竟是毫无异议,直接应了下来。

    方皇后再没想到她才把沐妍往皇帝跟前引荐,庄贵妃就直接将人送进六局,还是送到了自己的亲信崔雯掌管的尚仪局,如此便是将沐妍牢牢地攥在手中了。

    方皇后冷笑道,“妹妹就不请示一下太皇太后吗?”

    庄贵妃嫣然一笑,“那妾身就等着太皇太后的宣召了。”

    庄贵妃闹这一出,小宴是进行不下去了。诸嫔妃不欢而散,秀女们左右相顾,倒是可怜起沐妍来,才从天而降一个成为宫妃的机会,转眼便被打发去做女官。有人心想:沐妍的遭遇竟与林涵湘入宫时的境况相似,而“罪魁”亦是同一人。

    秀女中有许文仙与白云婵,向来与沐妍交好。待回到了朝露殿,她们便拉着沐妍沐雅进了房间,关上门便急声说道,“这可如何是好?你落在了贵妃手里,将来哪里还有别的出路?”

    沐妍本人便平静得多了,还能笑着回答,“如何便没有出路了?待我满了二十五岁,家里再求我出宫嫁人便是了。”

    许文仙一听这话,愈发为她着急了,“你这说的是什么诨话?待你到了二十五,哪还有适龄的年轻公子给你挑选?你难道还要嫁去丧了妻的人家做填房吗?”

    沐雅见沐妍神色自若,心下生疑,便也劝起许白二人,“我们再如何着急也违抗不了庄贵妃。待我与她去见过太皇太后,看是否还有转机吧。”

    许白二人走后,沐雅才问沐妍,“此事你是不是早就知情?”

    沐妍轻吐一口气,回答道,“是,此次是我欠了贵妃娘娘一个人情。”

    在小宴上,沐雅就一直忧心着沐妍。她知晓太皇太后有意让她们姐妹入选,可皇帝与太皇太后之间的旧怨难解,再不会选她们姐妹为皇子妃的。未料太皇太后竟是想将沐妍送到皇帝的龙床上去。太皇太后会与皇后联手,便是笃定了皇后一定会想以沐妍的美貌去分庄贵妃的宠爱。

    沐雅经过方才小宴,直至此时神思才渐渐归拢。她上前抱住沐妍,哽咽道,“如此就好。”

    姐妹二人收拾了心情,整理好衣饰,便一同前去惠徳殿向太皇太后请罪。

    而等她们到达惠徳殿,竟发现殿内早已等候着一人,正是林涵湘。

    小宴上一散,方皇后便派人将庄贵妃做下的事禀报了太皇太后知晓。而太皇太后听了宫人的陈述后,没有问责庄贵妃,反而召见了林涵湘。

    林涵湘来了惠徳殿,太皇太后却不直接见她。待沐氏姐妹也到了,才一同召见了三人。

    沐雅沐妍见到太皇太后便跪下了。而林涵湘却直直站在太皇太后身前,既不请安也不请罪。沐雅与沐妍低着头对视一眼,却是不能明白究竟。

    沐太皇太后是大梁朝的第一位皇后,是如今萧氏皇族身份最高的人,便如皇朝的定海神针般屹立不倒。可她已是八旬之龄,身体的枯朽早已支撑不住她的意志,任谁都能瞧出她是时日无多了。

    太皇太后睁着浑浊的眼睛紧盯着林涵湘,厉声道,“你跪下!”

    林涵湘直视她道,“您可受不起我这一跪。”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