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7章 冰释-何不为也的何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太皇太后冷笑着说道,“当年入宫时骨头是多么的硬啊。如今依靠谄媚皇帝得来了权势,便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

    “当年您老人家对我亦是百般慈爱,我也是从您身上学到如何虚伪做人。”林涵湘不紧不慢地回道,“如今又想这一套施加于她们二人身上吗?”

    太皇太后叹了一口气,模样很是疲惫地说道,“哀家还能再活多久,离去前难道还能眼睁睁地看着沐家没落吗?”

    “在您看来,一个家族的荣光只能靠着后宫的女人来维系吗?”林涵湘反问道,“依靠女人裙带生存的家族真的能够长久吗?”

    “哼,若没有哀家哪里有沐氏一族的今日。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教哀家?”太皇太后冷冷看她,“若皇帝是我沐氏女所出,哀家再不会经历今时今日的窘境。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她们及笄,拜你所赐,哀家的心血全白费了。”

    “庄贵妃如此得宠,皇帝也不过封她父亲为四品官。”林涵湘望着她苍老的面容上布满了哀伤,只觉得荒谬,“初代靖国公是您的侄子,虽身为皇后母家可封承恩爵,但先沐公是凭赫赫战功而受封世袭国公爵。沐氏一族的崛起真的全靠您一人吗?”

    太皇太后仍固执道,“少钧、少琳全都短命而亡,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是全靠哀家支撑吗?”

    “我并不想否认您对家族的付出。”林涵湘叹息道,“子英曾与我探讨为何勋贵之家难保持长盛不衰。他与我说,沐家虽有世袭之爵位,可若人才不能接续,迟早会被踢出权力的中心。先沐公虽都在盛年时早亡,但他们去世之时,世子皆已长成,能够顶立门户。如今呢?”林涵湘盯着太皇太后的脸,面无表情地说道,“世子尚且年幼,靖国公的半颗心就已经死了。”

    太皇太后冷哼一声,“说来说去,你不还是因为当年旧事而怀恨在心。没了一个容君,再不得到你,皇帝如何能善罢甘休?哀家不把你送进宫,届时牵连了沐家,你才能满意吗?”

    太皇太后这一番话,却是吓住了跪着的沐雅沐妍二人。谁能想到,竟是太皇太后送林涵湘进宫来的。

    “您觉得在皇帝心中我能有多重的份量?”林涵湘闭了闭眼,说道,“我不过是一个替身。我能得宠全凭着皇帝对宸妃的思念,可这份思念尚不及他对一个娇嫩的新人的征服欲。您说,如何就到了必须舍我才能保全沐家的地步?”

    林涵湘转头看向跪在地方的沐妍,“她若是入宫,还有谁的旧情能庇护她?若皇帝记起昔日您与沐皇后对他的‘关照’,不迁怒她便是好的了。于皇帝而言,她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一个玩物,保全自身尚且艰难,您还指望她能为家族做什么?”

    太皇太后枯坐半晌,终是摇了摇头叹道,“如今说什么都无用了。”

    沐雅与沐妍来惠德殿原是祈求太皇太后宽恕沐妍的自作主张,再没想到竟会听太皇太后与林涵湘说破旧事。

    她二人神思恍惚地跟随着林涵湘回到了观海殿,素娥与木香见她们还在发愣便扶着她们坐下。

    沐雅回过神来,面色大变,问道,“我嫂嫂的死难道也与陛下有关?”

    沐妍亦变换了神色,望着林涵湘并没有言语。

    林涵湘见她又红了眼睛,还是不忍告诉她实情,便道,“容君是难产而死。”怔愣了一会,又道,“我和贵妃都不希望阿妍再步上我们的老路。”

    沐雅担心害怕了一日,此刻再忍不住,大哭着抱住了林涵湘,嘴里叫着“表姐”。

    林涵湘哭笑不得地搂住了沐雅,说道,“现在又唤我表姐了。”又伸手抚了抚沐雅的脸颊,“上回打疼你了吧。”

    沐雅摇了摇头,说道,“是我的错,我口无遮拦,表姐才教训了我。”

    林涵湘笑着说,“你若再犯,我可还是会打你。”

    沐雅愣愣地看着她,片刻后哭得更大声了,倒使得林涵湘手足无措,扶额叹道,“小祖宗,到底在哭什么?”

    沐雅抽抽搭搭地说,“我再不想讨厌你的,可你实在太像…太像嫂嫂了…我怕有一天我习惯了你的存在,我就会忘记她了。”沐雅抬头看她,泪眼朦胧却认真地说道,“表姐,你不要嫁给我哥哥,你该嫁一个真正喜欢你的人。”

    林涵湘轻笑一声,说,“放心吧,你哥哥并没有把我当作是谁的替身。”

    她安慰了沐雅,又对沐妍说道,“你回去朝露殿收拾了行李先回家去吧,过两日崔尚仪会遣人接你入宫。”

    “多谢表姐与娘娘为我周旋。”沐妍欲起身再谢,被林涵湘拦住。林涵湘说道,“留着去贵妃娘娘跟前再谢吧。”

    “崔尚仪虽是娘娘的亲信,尚仪局却也不是一块铁桶。你自己要多加留意。”林涵湘叮嘱道。

    庄贵妃任性一闹,完全不顾及太皇太后与皇后的面子,皇帝知道后不仅没有责怪反而又赏了好些东西去出云殿。

    后宫诸人除了为沐妍叹息,也越发同情起林涵湘来。庄贵妃接了皇帝的赏赐,从中收拾出孕期适用的补物,又命林涵湘亲自送去方府,这是直接拿她这个侍中当普通宫婢差使。

    宫中流言不绝。有人猜测,是因为林涵湘先前赶走李司赞,打了庄贵妃的脸;也有人觉得方皇后提沐妍作宫妃是林涵湘所谋划,毕竟沐妍是她的表妹,她始终不得圣眷,才想寻一个更年轻貌美的帮手。总之,她愈发得罪了贵妃,才会被如此针对。

    林涵湘是第二次踏足方府。方青衣虽非方阁老的亲孙子,但方阁老一向看重他人品才华,又因他娶的妻子是宠妃的亲妹妹,方府上下也不敢怠慢他。他与妻子住在园子里靠近前院的一处小院,倒也安静宽敞。

    方家奶奶庄筱眉眼间与贵妃庄笙有几分相似,虽不似贵妃那般明艳动人,看着却是个温婉恬静的。林涵湘两回上门,她都独自坐在窗边,为她腹中的孩子绣襁褓。

    庄筱见林涵湘进门,起身见礼,“劳烦大人又跑这一趟。惠儿,还不上茶。”说着,拉了林涵湘的手一同坐下,“不知娘娘这一向可康健?天气渐暖,她最是耐不住热,起居上不留心便容易着了凉。”

    “娘娘一向都好。陛下已恩准娘娘搬去出云殿后头的明月楼住,便是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那儿都十分凉爽呢。”林涵湘笑眯眯地说道,“娘娘心里也一直惦记着夫人,夫人近来身子可还爽利?”

    庄筱抚着肚子,轻声说道,“多谢娘娘挂心。他一向安静懂事,倒没怎么闹我。”

    正说着话,方青衣走了进来。庄筱愣了一下,起身迎道,“相公怎么这个时辰就回来了?”方青衣与方随瑛今日去赴河南学派的诗会,按说要到夜里才回。

    方青衣摆了摆手让她坐下,说,“弟弟才饮了一杯酒就觉得腹痛,我便带他提前离开,去仁和堂看过,说是吃了相克的食物。问过小厮才知道,出门前婶娘给他送了一盒柿饼,他用了好几块。”

    庄筱余光扫过林涵湘,不意方青衣竟当着林涵湘的面就把家里的阴私说了出来。方青衣的下一句话却让她更为震惊,“请侍中大人往书房一叙。”

    林涵湘笑着点头,起身跟随他去了书房。

    方青衣身边跟着两个随从。他进了书房,命苏秀守在门口便关上门,指了另一人,对林涵湘说,“他名叫苏郁,暂时便凭你差遣了。”

    林涵湘还未答话,苏郁面色一变,急声道,“爷可没有卖身给你,你这是要把爷卖去哪里?”

    林涵湘听他如此说,心下便知他这随从的身份只是明面上的,福身说道,“妾身哪敢说差遣苏公子。只是想请您帮我一个小忙,不是什么难事。”

    苏郁眉头微挑,皮笑肉不笑,说,“林侍中叹一声气,宫里宫外想为您分忧的人只怕不可计数,何需往方大人跟前寻人帮忙?”

    “能让孟玄带在身边的人又岂是寻常人可比。”林涵湘往书房门口看去,“妾身观那位公子行走时的体态,他是在军中呆过吧。而苏公子您行走时,步履轻盈、衣袂无声,想来轻功不俗。”

    方青衣拍拍苏郁的肩膀,对林涵湘说,“九畹不如直言,究竟需要苏郁做何事?”

    林涵湘再次福身说道,“妾身想请苏公子替我送一物件给一个人。”

    苏郁的目光在方林二人间来回游转,狐疑道,“只是如此?”

    林涵湘微笑着说,“只是需要苏公子亲手将物件交给那人。”

    庄筱遣了人去书房送茶点,听见丫鬟回报说方青衣与林涵湘关上门谈话并不放人进去,面色便是一沉。

    待林涵湘离开时,方青衣亲自将她送到府门口,庄筱再三思索还是忍不住问他,“相公与侍中大人似是熟识?”

    方青衣看她一眼,叹道,“原是妹妹有信托付林大人递给我。妹妹在宫中颇为不易,我欲请林大人照看一二,如何能不好好招待?”

    庄筱若有所思地说道,“原来如此。”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