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8章 旧梦-何不为乐与何乐不为的区别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三月的春风挟着细密的新雨吹来反复无常的寒意,沐妍掀起车帷又倏地放下,坐回车内直呼寒冷。林涵湘替沐妍系紧披风,点点她的额头道,“老实点,若是着了寒回去可别抱着药碗哭。”

    “我头回出门嘛,表姐今后多多带我出门,我习惯了也就坐得住了。”沐妍搂紧林涵湘的手臂,撒娇说道,“可惜突然天公不愿赏脸,突然下起了雨,不然还能在牡丹街上逛逛。”

    “好啦好啦,待表哥也来了南阳,让他带我们去城郊放风筝。”林涵湘拧了拧她的小脸。

    方才还是毛毛细雨,一转眼雨势就变大许多。豆大的雨珠砸在车夫身上,疼得他又抽了几下缰绳。因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街上的摊贩大多收拾了家伙什回家了,马车在空荡的街上越行越快。

    突然,从街边的小巷中跑出来一个黑影,正冲在马车前方。那人似也没注意到有马车行来,见马蹄高高扬起,吓得瘫坐在地上。车夫急拉缰绳,马匹却不受控制仍往前冲,眼看着马蹄就要踏在那人身上,还是林涵湘走出车厢,帮着车夫拉紧了缰绳才止住了受惊的马匹。

    林涵湘在雨中站了这几息的功夫便已淋了个湿透。她隔着雨帘打量着地上那个人,才发现是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小男孩。

    “明韫!”一旁的小巷里又跑出一个身着儒衫的少年,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到男孩身旁为他挡雨,“明韫,跟我回家去吧。”

    男孩推开了少年,脏污难辨的脸上只一双眼睛明亮有力,紧紧盯着林涵湘。

    林涵湘出声问道,“看你衣着干净齐整,他却状如乞丐,怎么你们竟是相识的吗?”

    少年还不知方才发生之事,见马车上刻有国公府的标记,斟酌着道,“这是在下的表弟,投亲而来,门上的人未认出他来,不经禀报就擅自赶走。我知晓此事就急忙追了出去?若他惊扰了姑娘车架,在下替他陪个不是。”

    林涵湘问那个男孩,“他是你的表哥吗?”

    “不是。”男孩果断地摇了摇头,又抬起头来看向林涵湘,“姐姐你能不能救救我弟弟?”

    林涵湘从梦中醒来,直愣愣地着眼前的房梁,一时还回不过神。

    木香微微打开房门,看见林涵湘已经醒来,吩咐宫人打热水来伺候林涵湘梳洗,走进寝殿才发现窗户大开,立即上前关上窗子,轻声责备道,“昨夜还下雨了,大人如何能开着窗子就寝?”

    素娥走了进来,问道,“二小姐已经进宫了,大人何时召见她?”

    林涵湘揉着眼眶,说道,“请她来与我一同进早膳吧。”

    沐妍来时,已换上了青色女官服,自脱离了秀女的身份,眉目间的愁色亦舒展开,目光盈盈带着笑意,比先前更添了几分艳色。

    林涵湘唤她坐下,问道,“在尚仪局,一切可还能适应?”

    沐妍微微一笑,说道,“另一位王司籍是王司宾的姐妹,瞧着是个和善人,许是看在王司宾的面上很是照顾我。”

    林涵湘笑着点了点头,道,“今日崔尚仪去出云殿时,你也跟着一道去拜见贵妃娘娘吧。”

    沐妍应下,忽而转头左右顾视,问道,“表姐可是抱了猫犬来养?”

    木香与素娥都觉着她问得莫名。林涵湘却是哼笑一声,道,“不知打哪儿跑来一只狸奴,搅得我睡不安宁。”

    木香奇道,“怪哉,怪哉。大人不爱吃鱼,竟也引得来狸猫?”

    今日皇帝又请林涵湘去陪侍晚膳。林涵湘一想起此事,心里便一阵恶心。木香见她皱着眉,一直按着眼眶,便上前问道,“大人可是觉得头疼?定是因为昨夜吹了风。大人若实在难受,不如躺下歇歇吧。”

    林涵湘也不硬撑,颔首同意,吩咐木香道,“到了时辰你再叫我。”

    这一躺下,昏昏噩噩地又睡着了。林涵湘觉着是因为近来又见到了旧人,才会梦到旧事。

    那个男孩洗干净了身上的污垢,换上整洁的衣服,面上干干净净的生得倒挺不错。先前他跌坐在地上,缩成一团时看着瘦弱,站起身来竟不比林涵湘矮多少,他那个与同龄的弟弟就比他矮了许多。她问他年岁几何,他答,“刚过了八岁生辰。”

    “你这身量倒挺像我哥哥。我哥哥自小走在同辈人群中便高出一大截,他如今才十六岁已经有八尺高了。待你长到像我哥哥这么高了,也能去做将军了。”沐妍提起哥哥沐子英,欢喜中透着自豪。

    男孩笑着回道,“好啊,我幼时的心愿就是长大后能做将军呢。”

    林涵湘看着他明亮的双眼,问道,“你为什么想做将军?”

    “我爹说我的根骨最适合学武,练好了武艺将来就可以当将军。”男孩低着头,擦了擦眼睛,“当了将军,就可以保护我爹、娘、姨娘和弟弟了。”

    “既非燕雀之身,又有鸿鹄之志,确实是一块可以雕琢的璞玉。”林涵湘摸了摸他的头发,又说,“但你可知道并不是武艺高强就一定能成为将军的。”

    男孩神色间有些疑惑,轻声问道,“那我还要学什么才能做将军?”

    林涵湘说,“武艺高强者,做悍勇的前锋是够了。你若是想做将军,还要懂布阵之法、谋略之术、用人之道等等。而你若是想学这些,首先便是要读书、识字。”她指了指坐在一旁的少年,道,“我看你这位表哥学识便不错,你就跟着他读书吧。”

    男孩眨了眨眼睛,再次说道,“他不是我表哥。”

    沐妍扑哧一笑,“你这性子真是倔。他不是你表哥,作什么喊你表弟?”

    表弟

    “涵湘!”

    林涵湘自梦中惊醒,呼吸沉重、冷汗直流,一时又觉得浑身发冷,如坠寒冰。

    皇帝扶她起身喂她喝水,待她平静下来,沉声说道,“木香都告诉朕了,你是觉着自己是铁打的身子骨了,夜里竟敢开窗就寝。今日既觉得身体不适,为何不一早便请太医?你拖着病不医治,可是不想见到朕!”说罢,作势拂袖欲走。

    林涵湘忙拉住皇帝衣袖,解释道,“妾身自己便通医术,又怎好劳烦太医,这再不合规矩的。再说,哪里就似这丫头所说这般严重了,妾身昨夜是被梦魇住了,这才觉得难受。”

    皇帝回首盯着她,说道,“难怪方才你睡着时嘴里念个不停。”又问道,“你醒来前,一直喊着‘表弟’,可朕记得你的表亲中没有比你年轻的男孩。”

    林涵湘笑着说道,“所以才说妾是被梦魇住了,这梦里表妹竟变成了表弟,吓坏妾身了。”

    皇帝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既然林涵湘病着无法伺候他,略坐了坐便摆驾去了出云殿。

    林涵湘也不要素娥、木香服侍,将人都赶了出去,自己起身坐到了梳妆台前,盯着镜中的自己,伸手上前触摸。

    忽然间,她发现梳妆台上多了一枚青玉簪。她拾起簪子,沉思了片刻,突然开口道,“再没有见过大胆到敢在禁宫中做梁上君子之人。既留下青玉簪,还不现身吗?”

    寝殿内一时静谧无声,林涵湘也不再说话,再抬头看向镜中时猛地发现一人站在自己身后。那人以一副银质面具遮着自己的下半张脸,露出的那双眼睛令林涵湘有几分熟悉之感。

    “那日我和方青衣在水月楼谈话时,你也在吧?”林涵湘盯着镜中那人的眼睛,半晌才又说话,“我记得,你是叫明韫?”

    南明韫弯了眼睛,道,“你还记得我。”

    林涵湘轻笑一声,柔声说道,“我还记得你,竟让你如此欢喜吗?”

    “于我而言,你是很重要的一个人。整整七年未见,你还记得我的名姓,我当然是欢喜的。”南明韫敛去笑意,低声说道,“你无须多心,我对你并无谋求。”

    “你千方百计避过禁军与金羽卫的耳目混进观海殿,难不成只是想寻我叙旧?”林涵湘转过身与他对面,举起手中的青玉簪,“我曾允你的承诺,我一定会做到。说吧,你要我做什么事?”

    南明韫皱起眉头不说话,面具之下咬紧了嘴唇。林涵湘默默地打量了一会,有些惊讶道,“你生气了?”想想又觉得好笑,“你在气什么?”

    “其实,你还是忘记我了。你将玉簪赠我时对我说,若有难处可去寻你,你会帮我做一件事。”南明韫几不可闻地嗤笑一声,说,“我当时就与你说过,待有一日我实现了志向,必会带着这对玉簪来见你。”

    林涵湘反问他,“你所谓的实现了志向,莫不是在宫中的梁上做起了狸奴将军。”

    “原来你还是记得一些事的。”南明韫的眼角染上了一丝红,“我如今已经是千户了,大小也算是个将了。”

    林涵湘心中讶异,算起来南明韫不过十五岁,尚且不算成丁,“你谎报了年龄?”

    南明韫垂下眼脸,“嗯”了一声。

    他既无出身,且又年纪小、资历浅,竟已升到了正五品千户。林涵湘想到他这几日躲在梁上装猫,只有自己与沐妍发现他的形迹,的确是有些过人的本事。而她之所以能够发现,还是南明韫故意露了痕迹告诉她的。

    林涵湘思索许久,还是猜不出他进宫来的目的,干脆问他,“千户大人不去军中,躲在这房梁上日日窥视我,终究所为何事?”

    南明韫抬头盯着房梁看了一会,手指捻了捻衣角,少顷又低下头看她,郑重问道,“你愿不愿意跟我离开这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