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9章 梁上-何不为乐与何乐不为的区别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你就当作我是来还报你昔日的救命之恩。”南明韫顿一顿,又缓缓说道,“我知道,除我之外,还有人也想带你离开这座皇城。你不走,是因为你害怕若一走了之会牵连整个家族。但我与他不同,我孑然一身,来去自在。若是我带你走,皇帝又能迁怒谁?”

    林涵湘一时没有回答,也不再看他的眼睛,胸中闷着一口气,半晌才沉沉叹出,问道,“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兄弟,你不管他吗?”

    “他不喜欢跟着我。”南明韫涩涩地说,“方大哥会照顾好他的。”

    林涵湘低笑一声,“你瞧,你弟弟可比你出息多了,他离开了你,自去寻找一片新的天地。你却像只失了方向的鸟雀,方青衣竟也放心任你进宫团团乱转?”

    南明韫蹙起眉头,“我是真心想带你离开的。你分明也不愿在皇帝面前奉迎谄媚,还是说你仍只愿等有一日他能带兵叩开宫门,救你出来?”

    林涵湘摇了摇头,叹道,“三年前我留下这条命苟延残喘,确实是因为我对亲人的牵挂与不舍。可如今,我之心绪已截然不同,我谋求之事也并非只是脱身皇宫。”

    “你先出去,再徐徐图之,不可以吗?”南明韫不解道。

    林涵湘没有回答他的发问,而是道,“天地之浩大,无人可知全貌。你若只将目光放在身边的人事上,穷其一生也只能是一只寻常燕雀,所见之世界亦只在蓬蒿之间。你幼时心愿,是想要庇护父母兄弟,如今冲动作为,是为了报答我的恩情。那你可曾想过你自己的志向?”林涵湘轻轻抚过他的鬓角,说道,“我与你之间的缘分,不过是我当年一时之兴才多管闲事。我所做之事,再不必将你牵扯其中。明韫,你该抬头看看这广阔的天空,没有你的弟弟也没有我,只有这九万里青天,等你扶摇直上。”

    南明韫被林涵湘说教了一番,心中有些难为情,跃上房梁不再说话。

    林涵湘笑了笑,心中感叹他虽生得高大,也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少年,这副直来直往的脾气还真有些像与他年岁相当的沐雅。

    南明韫忽然想起一事,又跃下房梁,问,“我与你尚有交情。你所做之事,不愿牵扯我,如何就能牵扯苏大哥?我说让我去做,方大哥始终不肯应允。”

    “苏郁在江湖上混迹这许多年,自然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再不似你就如一头初生牛犊般莽撞。”林涵湘见他又气得跳上房梁,忍不住大笑,“你这爱往梁上钻的毛病是不是和你的苏大哥学的?”

    南明韫“哼”了一声,不再答她。林涵湘也不勉强,转过身去喃喃低语道,“而且此事若非他去做,便没有意义了。”

    苏郁亦不能明白,林涵湘要给自己的姐姐送礼,是再名正言顺不过的事情了,为何就非要他去送不可?还要他装扮成管事,跟着定国公府的人一同进王府。

    他跟在方青衣身边,倒也听闻隋王与王妃感情不睦,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生一阵惶恐,心想,“林侍中不会是看中我这张脸,想把我送给王妃做面首吧?”

    可他听着定国公府高总管与隋王府管事的寒暄,那王府管事话中提及,隋王至今无侧室无妾妃,只专宠王妃一人。苏郁越发摸不着头脑,难道是那王爷长得太难以下咽了?

    王府管事引着高总管与苏郁去拜见王妃,见苏郁生得英武,一身气度也不似寻常管事,疑惑问道,“小苏管事这副身板,做区区管事可不屈才,怎不投身定国公麾下?素闻定国公爱惜人才,他日挣得一份功劳也可改换门庭。”

    高总管叹息一声,一脸忧愁道,“哪里没有思量过呢?可他家里只有他一个长成的男丁,再不肯放他出去的。”

    王府管事听闻,也是连声叹道“可惜,可惜”。

    苏郁低眉敛目,只跟着他们前行并不说话,随高总管胡编乱侃他的身世。到了前院王妃跟前,便跟着高总管的步子,随他一道跪下。

    苏郁跪下来便等着王妃叫他们起来,等了半日这位王妃也没有吐出一个字来。苏郁心下腹诽这王妃果真是个不好相处的,就听见王妃嗓音沙哑地问道,“他是谁?似乎未曾见过。”

    高总管抚着胡须,笑眯眯地说,“王妃勿怪,这是小人的内侄,跟着小人出来见见世面。”

    苏郁顺着高总管的话头,俯身叩拜,“小人苏郁,见过王妃。”

    隋王妃林君然却惊得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疼痛感令她瞬间清醒,方才凝神说道,“都起来吧。”

    高总管将定国公与林涵湘送来的礼单呈上,说些“国公爷甚是挂念大姑娘云云”的场面话,便示意苏郁将手中所捧之物呈上,对着王府管事抱歉一笑,说道,“此物是侍中大人特意寻来,只请王妃殿下独赏。”

    王府管事会意,便带着人退下了。

    苏郁见宝盒雕琢得精美,还镶嵌有好几颗金刚石,一直忖度着内中究竟装有什么宝物。他打开宝盒,惊讶于其中竟然只摆着一件木雕。

    那木雕所刻画的正是陡崖之上,一人勒紧缰绳调转马头的情景。苏郁若有所思道,“原来是悬崖勒马。”这林侍中竟特特送自己的姐姐一件“悬崖勒马”的木雕。苏郁心里直打鼓,深觉此事果然不是送件东西这么简单。

    林君然心知这是一件仿品,愈发觉得厌烦,冷冷觑他道,“高总管与苏管事暂且停留两日吧,我亦有回礼需由你们带回去。”

    苏郁随高总管去到安排给他们的住处,一路上还拉着带路的小丫鬟问东问西,听她说王爷生得甚是俊美,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那厢,林君然自见过苏郁,一整日精神都恍恍惚惚。她甫一看到苏郁,还以为失去音讯的人终于出现,一时惊喜若狂。回过神来却是失望,只以为他是林涵湘特地寻来讨她欢心的。可明知不是他,想到那一张面容,好几次想传唤苏郁来问话,想到这是在隋王府中咬牙咽下了到嘴边的话。

    苏郁却没这许多顾虑,他为林涵湘办事虽不情愿,但方青衣已然应下,他就得将事情办好。趁着夜色渐浓,窜入主院正房,无声落于房梁上。

    苏郁方一落定,突然听见林君然说了一句“你下来吧”,惊得他险些从房梁上摔下来。

    苏郁纵身跃下房梁,惊讶问道,“我旁的本领无,只凭这一身轻功便是大内都任我来去,你怎么知道我在屋内?”

    林君然的双手在衣袖之下紧握成拳,止不住浑身颤抖。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说,“我猜的。”她望着苏郁,两种念头在她脑内撕扯着,惊疑难定,“涵湘是从何处将你搜罗来的?”

    “王妃勿要误会,我并不在侍中大人手下行走。”苏郁斜倚在梁柱上,神情严肃地说道,“侍中大人只是希望我能帮她劝诫王妃,并没有别的意思。”

    林君然冷笑着质问道,“劝诫?她拿你乱我心神,这便是劝诫?”

    苏郁边叹息边摇着头,“能乱你心者,并非是我吧。”他凝视着林君然,缓缓说道,“听王府的丫鬟说,王爷与王妃成婚多年,未诞下一子半女,可即便是如此,王府中也无半个姬妾。如今深情厚爱,却仍有传闻道王爷与王妃感情不睦。王妃心里不喜欢王爷,想来是另有心上人?”他顿了顿,有些牙酸地说道,“我猜,这个人长的便是我这般模样,对吧?”

    林君然苦笑几声,却道,“你说的对,一个仿品如何能扰乱我的心绪”

    苏郁“唉唉”叹气,欲上前拍拍她以示安慰,伸出手顿了顿又收了回来,“王妃啊,我虽不知道您打算做什么要命的事情,才让侍中大人特地送来一件‘悬崖勒马’,但我猜左右也是与那位正主有关。我便多嘴问这一句,若此时此刻站在您面前是那位正主,您觉得你们还能再续前缘吗?”

    林君然怔怔地望着他,流着泪摇了摇头。

    苏郁说得更加直接,“如今一切既已成定局,无论是旧情人还是隋王爷,外人哪里自己重要啊?你合该多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才是。”他正色道,“这才是林侍中想要我劝诫您的。”

    苏郁从未这般好言好语地劝过谁,一上来便将想说的话一股脑儿倒了个干净。可见林君然一副已经彻底呆滞的模样,顿时心虚起来,想着接下去该如何找补,没想到林君然自己回了神。

    林君然看着他点了点头,回了一个“好”。

    苏郁见她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说服,一口气梗在喉头。但想着总归已经达成了劝说的目的,便打算告辞。离开前,听见林君然又问他,“你是不是爱饮鹤壁的‘双黄’?”

    苏郁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回道,“王妃猜得真准。从前在北边时的确最爱这一口,自来了南京,便改喝丹阳的酒了。”

    苏郁离开后,林君然强撑着起身才走了两步,心中悲喜交集再抑制不住,跌坐在脚踏上,将脸埋进被褥中狠狠哭了起来。

    高总管在此时走了进来,伸手抚过林君然的头发,长叹道,“大姑娘见到他了,总该释怀了。”

    “高叔,他还活着!他还活着!”林君然呜咽道,“都是我害了他,害他被隋王追杀,害他失了记忆变成如今这样。”

    高总管安慰她道,“他既没有摔成痴傻,也没有变成残疾,忘记了前尘、无拘无束地活着,再没什么不好,大姑娘也无需自责了。已是浑浑噩噩过了这许多年,今后便依二姑娘、三姑娘所言,该好好活着为自己打算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