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10章 何晴-何乐不为的意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苏郁回到方府,才踏进小院的书房,就看见林涵湘与方青衣正坐在窗边对弈,冷哼一声道,“侍中大人日日往方府里跑,就不担心皇帝陛下心中起疑吗?”

    “苏大哥提醒的是。贵妃娘娘气焰太过嚣张,我是该让她吃些苦头了。”林涵湘捂嘴笑着对他说,“辛苦苏大哥走这一趟,听闻苏大哥爱饮即墨黄酒,我特意着人从北边运了一车回来,以答谢苏大哥帮我这个忙。”

    苏郁听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抖了抖身子道,“可别苏大哥了。南明韫这小子嚷嚷着要进宫,进了宫正事没一件办成,恐怕整日里就和你说我小话了。”

    至于这谢礼,苏郁皱了眉头问道,“那位正主也爱喝‘老干榨’呢?”

    林涵湘叹一声,转过脸去道,“不拘什么酒,他都爱饮呢。”

    苏郁神色有几分担忧,道,“你应该已经劝了她许多年了,也劝不出个结果。难道叫我这个假货劝说几句就能成功?我只怕你此次还是做无用功。”

    林涵湘轻蹙眉头,缓缓道,“只要她能明白,她心里那个人再也回不来。”

    方青衣一面落子一面暗暗观察她。待苏郁走后,他才开口问道,“你不告诉他实情吗?”

    林涵湘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其实,他们之间并无旧情,只因我母亲去后,长姐寄住在舅家,他们二人自幼一同长大、感情深厚,便如同亲兄妹一般。表哥失踪后,长姐将此祸归咎自身,一直十分自责。”

    说罢她看了方青衣一眼,问道,“孟玄既早知表哥身份,当日救下他,为何不将他送回家,反而留在自己身边?”

    方青衣与她对视一眼,笑道,“彼时我不过一田舍翁,只求守着父母留下的田宅安稳度日便罢了,如何能预知之后这许多变故?九畹不知,我救下他时,他身上插着的箭镞是官制的样式。”

    “你却不知,起初并不是隋王看上了我长姐,而是皇帝先想寻一个替身。”林涵湘冷笑一声,“长姐样貌虽美,却不像母亲。本以为就此逃过一劫,未曾想第二劫紧随便至。”

    方青衣垂下眼,叹道,“隋王的手段倒比皇帝狠厉许多。”

    林涵湘面无表情道,“母亲离家时,长姐早已记事,便是因此不愿如父母一般随意婚嫁,而是想寻一个两情相许的良人。表哥自认身为兄长,该为妹妹做主,未曾想隋王被拒恼羞成怒,竟因此此迁怒于表哥。”林涵湘愈发叹道,“她若仍想寻仇便随她报仇,伤人性命者以命偿还,乃天经地义。我只盼她见到表哥还活着,能多顾惜些自己的性命。”

    方青衣见她意志消沉,挑开了话头道,“你头回见到苏郁,怎知他就是何晴?以你表兄当日九死一生的凶险情形,寻常人也只会当作是遇见了相似之人吧。”

    林涵湘淡淡笑道,“这世上哪有许多无缘无故的相似。相貌相似之人,最有可能便是血缘之亲。如苏郁与何晴这般一模一样的形貌,若非孪生兄弟,那便是同一人。”

    方青衣挑了挑眉,问道,“依你所言,宫中可有人怀疑你与宸妃是血缘之亲?”

    “宫中知晓我与宸妃关系的只有皇帝一人。”林涵湘嗤笑道,“许是无人相信,竟有人放着好好的国公夫人不做,非要进宫去做一名妾妃。”

    方青衣落下一子,彻底围杀白子,“九畹之事,苏郁已经办到。九畹莫忘了你我的约定。”

    林涵湘望着已然落败的棋局,轻轻一笑道,“你放心。”

    因着今年新开选秀为皇子选妃,皇帝还特地将隋王从封地召回参加今年的端午宫宴,早闻得风声之人心中确定皇帝也有意为隋王纳新妃。

    今年的端午宫宴便定在昭阳殿后的玉清宫,宫宴后龙舟将由玉清宫的湖岸出发,游太清湖一周再回返。

    太后千秋节后,除太子之外的齐王等人也被皇帝派往朝中领差了,林涵湘已有一个多月未在御前见到他们。太子、齐王与秦王看到她便颔首问候。只光王萧显走在太子与齐王身后,人还未至笑声便朗朗传来,“许久未见到侍中了,上回我派人送来的猪肉你可有尝啊?可是废了爷好大的劲才降伏那头野猪。”

    林涵湘福身行礼,笑盈盈道,“全用来炼油了,浇在鱼羹上,观海殿养的狸奴倒是爱吃。”

    光王被皇帝派去应天府当差。他不耐烦处理文事,便整日带上三两小吏在乡间游走。前些日子碰巧遇上一头下山来的野猪,光王指挥着人将其捉住,割下肉来往各宫都送了些。

    秦王萧斐大笑着勾住光王,拍了拍他的肩道,“哥哥好身手,下回秋猎可要带弟弟我去猎熊。”

    此次端午宫宴以皇室家宴为主,并未设王公大臣之席。而如今宗室皇亲只有皇帝的弟弟隋王与皇帝的四子一女,因此宫宴的规格并不算大。

    本朝□□皇帝乃孤儿出身,不惑之年起事时身边只有一个妻子,即如今的太皇太后沐氏。建国不过三年,□□皇帝就崩逝,只留下一个儿子,便是先帝太宗皇帝。太宗皇帝在世时专宠自己的表妹沐皇后,无奈沐皇后所生的长子早夭,才立了媵妃所生的当今为储。而当今年近五十,也只有四个成人的皇子。

    皇室子嗣不丰,一直使朝臣忧心国本。成太后一向野心勃勃,眼看着诸皇子即将成婚而隋王仍未有子嗣,心中如何能不着急。

    隋王携王妃一同赴宴,一入殿便先拜见太后、皇帝。林君然此番一改往日清冷的模样,笑语盈盈地回答成太后的问话,隋王牵过她的手带她入席,她也没有拒绝。

    成太后还狐疑林君然怎么突然转了性子,皇帝见状倒是满面欣慰之色,“见你们夫妻和睦,朕也就放心了。”

    方皇后笑得亲切,附和道,“母后原还张罗着要为三弟纳妃,如今看来却是不必忧心了。”

    成太后冷冷说道,“眼看着他的侄子们都要成家了,王府里还没有一个孩子,实在不像话。”此话便是直言对林君然的不满。

    白德妃转头看见齐王掩袖咳嗽了几声,便问道,“望儿怎穿得如此单薄?来人,去把齐王的披风取来。”

    齐王萧望生得面白柔美,苍白中带病色,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弱。白皇后小心翼翼地养了十来年,未曾想倒是立住了。只听他又咳几声才回答道,“多累姨母挂怀,儿臣只是呛入了花粉,并无大碍。”

    宫人取来披风,太子萧旻起身亲为齐王披上,关切道,“二弟切莫勉强,你素来体弱该好好保养才是。”

    齐王回以一笑,道,“多谢大哥关心。”

    光王十分可惜地叹道,“唉!年年都说好下一年一定要带二哥一同秋猎,今年恐怕又不能成行了。”

    “回头三哥猎来黑熊,不如就将熊掌赠予二哥,以弥补二哥不能骑马射猎之苦。”秦王乐呵呵地提议道。

    光王拍了胸脯,豪气非常地说道,“行啊。大哥和四弟若有想要的,尽管与我说就是了。”

    太子笑了笑说,“君子安而不忘危。三弟虽武艺高强,更应谨慎。上回猎那野畜时刮伤了手臂,可是令父皇与德妃娘娘为你忧心不已。”

    皇帝素来喜爱光王赤诚勇武,哈哈大笑着道,“叫你跟着你大哥筹备春闱你不肯,在应天府也是终日闲逛,朕看不如将你派去北平,让贤卿来管教你。”贤卿,说的正是林涵湘的父亲定国公林云贤。

    此言一出,在座诸人都收了声响,面面相觑。太子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模样,齐王掩面又轻咳了几声,成太后的脸色却不怎么好。光王没察觉气氛有异,笑着应承还道“要把四弟一同带去北平”。

    白德妃见状心下十分焦急,正欲挑开话头。恰此时,殿外传来连声高呼,“凉州急报!”

    传令官疾走进殿,跪下奏道,“报!凉州大捷!”

    皇帝闻听奏报龙颜大悦,连道了几声“好”。众人纷纷起身恭贺“陛下圣明,天佑大梁”,皇帝摆了摆手道,“着平虏将军温子矜回京述职,朕要好好封赏他。”侧首看到立在身旁的林涵湘,又道,“命凉州卫指挥使林少君一并回京。”

    皇帝笑着对林涵湘说道,“你和你弟弟也许久未见了,此次回来待过了重阳再让他回去,也让你们姐弟三人能好好团圆一回。”

    林君然与林涵湘皆是满面感激之色,福身道,“谢陛下隆恩。妾只盼着他一切平安。”

    方皇后笑道,“这可真是虎父无犬子。”

    庄贵妃觑她一眼,随口道,“陛下这些时日一直为凉州的战事,夜里也总是睡不安稳,如今总算是能安心了。”

    皇帝心下畅然,一面又想起了过去的一些旧事,感叹当年林云贤虽阴差阳错娶了何涵湘,终究是没有夫妻之缘。他们甫一分开,林云贤倒是就生下了一个出色的继承人。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