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12章 失算-何不为乐是成语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白德妃适时帮嘴道,“陛下,当年虞皇后娘娘在世时待许昭仪十分宽厚,许昭仪侍奉皇后娘娘也甚为恭谨,阖宫姐妹都看在眼里。这丫头今日空口白话说皇后娘娘与昭仪之间存有旧怨,臣妾却不敢相信。”

    齐王原先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亦开解道,“父皇,大哥自知晓许昭仪有孕便十分欢喜,一直盼着我们能再添一位兄弟,故而特意搜罗了养胎的食补之方赠予昭仪。儿臣相信此事绝不是大哥所为。”

    吴贤妃颇为感慨的模样,对着皇帝说道,“陛下,太子殿下对兄弟的这份情意便如陛下待隋王一般,令人感动。臣妾也相信此事非他所为。”

    林涵湘看着眼前这些人各演各的戏码,想起许昭仪的脉象,心中犹有怀疑。这时,方才一直不见的木香从侧门走了进来,在林涵湘耳边低语几句。林涵湘心头一跳瞬间明白过来,上前对皇帝说,“陛下,木香带了两个人来。陛下见过后便能知晓此事真相。”

    木香带着金羽卫绑来两人,压跪在皇帝跟前。肉桂抬头看了一眼,瞬时如遭雷劈,其中一人正是她的姐姐张典药。

    林涵湘指着另一人,道,“此人乃是公主身边李女官,如今代公主管理私库。虞皇后仙逝后,这对金钗归入了公主的私库,便是此人监守自盗,将皇后的金钗交给了张典药。”

    木香从袖中取出一本簿册与另一支样式相同的金钗,回禀道,“这是奴婢自李女官处搜出的账簿,这几年李女官自公主私库中盗出不少五件并拖付张典药在宫外变卖,这支金钗便是自张典药处搜得。”

    方皇后松了一口气,道,“事实既是如此,太子殿下便是冤枉的了。”

    这金钗既非太子交给肉桂,她在此事上说了谎话,那几乎便可证明太子是清白的。皇帝震怒非常,“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诬陷太子?”

    李女官已是吓得趴伏在地上,连声求饶道,“陛下,妾身只是让张典药帮忙变卖物件,并不知道她们陷害太子殿下之事,陛下明鉴啊!”

    林涵湘垂目问道,“张典药没什么要说的吗?究竟是谁指使你陷害太子殿下?”

    张典药自来了御前便一直低头跪着,既不哭求也不说话,此时愣愣地抬起头来,看了身边几乎哭死过去的妹妹,才露出苦色对她说了一句,“是我连累了你。”说罢,猛然向前将自己的手指插进肉桂的嘴里。

    林涵湘面色惊变,一旁的金羽卫上去拉开她们二人却已经来不及。肉桂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而张典药嘴角淌下黑血,望着林涵湘轻笑一声,也缓缓倒了下去。

    张典药突然自尽,线索便断在了此处。可林涵湘望着她嘴角那抹笑,心中愈发惊疑不定。

    许昭仪最终没有活下来。皇帝叹了一声,便命人将她抬回雅合殿,因端午之后便是大选,许昭仪的丧仪只能一切从简。

    一场佳节欢宴最终以死亡收场,众人的面色都不好看。因目前只追查到了张典药,皇帝以监管不利之由问责了周尚食与司药司,罚俸一年作为处置。皇帝最后只吩咐了一句“各自回宫”,便带着庄贵妃先行离开了。

    秦王拉着光王告辞之后也便离开,一面走着一面悄声说着要再找个地方喝酒吃粽子去。太子经此一遭无妄之灾,面色隐隐不佳,离开前对着林涵湘拱手道谢。

    林君然拉住林涵湘,才发觉竟十分冰凉,担忧道,“你也别往心里去了,总归都不是无辜。”

    林涵湘突然觉得眼眶发涩,半晌才轻轻吐出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那厢,白德妃拉着齐王要给他系上披风,“你这孩子,方才在殿内还一直在咳着,如何能脱掉披风。”齐王笑着躲开道,“姨母,这会儿我正觉得热呢,若是出了汗再吹了风才真的会着凉呢。”

    二人拉扯间,将齐王颈上所佩戴之玉佩露了出了。林涵湘瞥见那枚玉佩,顿时顾不得心中懊恼,稳住声音作势笑道,“德妃娘娘且松松手,殿下的外衣可都要被扯开了。”借着话头,走上前去仔细瞧了瞧那枚玉佩,“殿下的玉佩掉了出来。”

    齐王不好意思地放下了手,白德妃为他理了理衣襟,笑道,“早听话不就好了。”

    林涵湘抿嘴笑了笑,又挑起话头,“殿下这块玉倒是未曾见过,但观之温润盈泽,想来是一直贴身养着。”

    齐王伸手摸了摸那枚玉佩,语带怀念道,“此玉是母亲所留之爱物,故而我一直贴身佩戴。”

    林涵湘轻笑了笑,不再言语。待齐王也离开后,她扶着素娥的手回到观海殿,几乎站立不住,身子直往地上跌去。

    母亲所留之爱物?这枚玉佩上刻有一个古篆的容字,分明是当年何氏离家时,容君为她戴上的玉佩。

    这枚玉佩缘何会到了齐王手上?又为何会将其称为母亲所留之物?莫非齐王的生母竟是宸妃?他是自己同母的弟弟?

    林涵湘抚着额头,思绪纷纷乱乱搅得她头疼。

    南明韫突然现身,伸手扶住她的双臂,令她站稳,眼神带着关切问道,“你在发抖?又出什么事了吗?”

    林涵湘反手握紧了南明韫的手,从中汲取着温暖,一双如凝锥般冰凉的手渐渐回暖。

    她冷静下来,对着南明韫欣然一笑,“我无事。”真说起来,她见到南明韫时尚有一种亲切之感,不自觉会将他当作自己的弟弟一般看待。而她在面对齐王之时却没有这种感觉,只觉得他与皇帝、太子等人一样,与她皆为陌路之人。

    林涵湘又低声叹道,“我虽还不知你在宫中究竟想要探查什么,但你要更加小心。这宫里每一个人都不简单呐,此番确实是我失算了。”

    另一厢,吴贤妃坐着撵轿回到了芳鹤殿。下轿之时从殿内迎出来一位身着绯色官服的女子,扶着吴贤妃走入了内殿,将随侍的宫人都打发了出去,附在吴贤妃耳边低声说道,“张家姐妹的家人都已经处理干净,娘娘请放心。”

    “此番筹谋尽付诸东流,要本宫如何安心?”吴贤妃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拧着眉问道,“林涵湘怎么会知道李女官盗窃公主私库之事?”

    吴女官咬了牙道,“那肉桂此前在张典药处拿了一条红玛瑙手串戴在手上,恰被林涵湘撞见了许是因此她才起了疑心。所幸张典药已经自尽,再查不到我们身上。”顿了顿,轻叹一声道,“许昭仪临走之前,留下了四个血字。”

    吴贤妃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吴女官垂下头低声说道,“虞氏害我。”

    “她也是可怜,年轻之时被虎狼药坏了身子,待虞氏死了她也已经失宠了。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也不能保住。”吴贤妃冷声一哼,沉沉笑道,“罢了,能叫陛下好好看清他那位元后的面目也是一件善事。”

    吴女官神色纠结道,“此事既未成功,娘娘先前对许氏的承诺是否还要”

    “许昭仪拼尽自身帮本宫这个忙,本宫也记她这份人情。”吴贤妃面上带着些微怜悯,“总归许氏女也不算辱没了斐儿。”

    皇帝看着内侍呈上的许昭仪留下的血字,面色阴森森的,不知心里作何想。

    庄贵妃见状,指着那方血帕喝道,“还不快拿下去!”说罢上前为皇帝按揉着太阳穴,柔声说道,“陛下已经知晓,许氏分明早就知道这个孩子保不住,才设计陷害太子殿下。她留这几字,不过机关算尽却徒劳无功,临死前不甘心仍要往太子身上泼脏水罢了。”

    皇帝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边,搂着她道,“何长安也说,许氏的身子早已经不能生育。爱妃,你入宫未久,不与她们任何人有更深的交往,旁观者最是耳清目明。你说当真是虞氏不让许氏有孕吗?”

    庄贵妃点开皇帝紧蹙的眉心,温柔笑道,“十数年前的旧事了,是与不是还重要吗?即便真的是先皇后所为,那时候太子也不过刚出世,又与他何干呢?隔了这么多年又再提起此事,幕后之人难道真的是想报仇吗,还不是借许氏这把刀,意图打压太子殿下。”又轻拢眉头叹道,“陛下若真的因此对先皇后有了心结而猜疑太子殿下,那幕后之人的目的便达到了。”

    皇帝轻拍了拍她的手,颔首道,“先前涵湘提议之事,朕始终心存顾虑。此番旻儿受了委屈,倒叫朕心里难过。”他仰头舒了一口气,终是下定了决心,“罢了,便依涵湘所言吧。”

    说的正是太子选妃之事。那日皇帝因太后想为隋王纳方氏女而心生不快,便晚膳时与林涵湘提及了此事。

    林涵湘忆起桃花林中女子的身影,开口道,“妾身倒想起一个合适的人选。”

    皇帝挑眉,颇有兴趣,“你说来,朕听听。”

    林涵湘抿嘴一笑,道,“此人亦是方氏女,正是方阁老的侄孙女方乔馨。”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