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13章 大选-何不为乐是什么修辞手法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端午之后,便到了五月二十大选之日。春日里的花逐渐枯谢了,初夏的骄阳洒在碧绿的枝叶上,御花园中姹紫嫣红渐次开放,又是一番新的争艳之景。

    端午之后宫里少了一个身怀龙胎的许昭仪,连丧事亦不过草草了事。无人听说端午那日她死状有多么凄惨,也无人再敢提起她。她在宫里无声无息地活了二十年,最终也是无声无息地死去。

    许昭仪尚且如此,更遑论作下大罪的张氏姐妹。

    择皇子妃一事,皇帝与皇妃们心中都早已有数,秀女大选亦不过是走个过场。

    然而到了大选之日,皇帝的指婚却打了后宫诸人一个措手不及。

    皇帝依成太后所求,封方阁老的孙女方倚兰为隋王侧妃。又选方阁老的侄孙女方乔馨为太子妃,襄阳侯庶女虞琪雁为太子侧妃;选左都御史之女莫云嫣为齐王妃,湖州知府之女白云婵为齐王侧妃;选成太后的侄孙女成流云为秦王妃,国子学祭酒之女许文仙为秦王侧妃。

    秀女们大多惊讶于两件事。一者皇帝没有选虞侯家的大姑娘为太子正妃,虞华雁出身高贵、容颜明艳又是太子的表妹,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往日里后宫的几位娘娘也对她赞赏有加,结果竟是一直不显山露水的方乔馨被选为太子妃。二者,先时在小宴上吴贤妃表现得十分欣赏莫云嫣,众人都猜测吴贤妃是有意选其为秦王妃,没有想到最后她竟成了齐王妃。

    而后宫的娘娘一早便知晓皇帝的心意,知晓皇帝原不打算选一位出身太高的太子妃,有意择兵部侍郎之女李氏与太后的侄孙女为太子二妃,如今这位成大姑娘反被指给秦王为正妃。有心者想到半月前那场宫宴之上断在了张典药处的阴谋,暗自揣度那件事怕是与吴贤妃脱不了干系,否则皇帝何必迁怒于秦王,替他选了这么个空有名声却是实际助益的正妃。

    那位方乔馨,许是皇帝为了补偿太子无辜被冤才为他选了方阁老的侄孙女,既非亲孙女,出身也算不得太高。

    至于光王妃的人选,说来也是一桩乐事。那日小宴之后,适逢白德妃的母亲进宫请安,母女二人正说起“秀女中竟有一人报上参选,家里却没有教过女德”,此话恰被光王听见。光王便问起,“那她家里都教了些什么?”

    白德妃想了片刻,轻笑一声说道,“说来,这位王姑娘琴棋书画并不精通,听说她在家时倒是喜好打马球。”

    光王原不过随口一问,听闻此话倒是有了兴趣,“那我就娶她做王妃了!娘,您替我向父皇提吧。”说完,便挨了德妃一顿打。

    白德妃也不另寻戒尺,一把夺过光王手中的长鞭,挥手骂道,“她可是京卫指挥使的女儿,这要是叫你父皇知道你想娶这么个媳妇,心中该怎么想你?”

    光王一面躲着鞭子一面叫道,“这不正好!我还能经常寻岳父切磋武艺呢!”

    光王也不叫德妃替他向皇帝提了,自己跑去皇帝跟前大大咧咧地说“要去王指挥使家”的千金,暂时也不要侧妃了,甚至都打算好成婚后就带着王妃去打马球。白德妃还担忧皇帝会怪罪他,未想皇帝“呵呵”笑着便答应了。

    大选结束,未中选的秀女们便可出宫另行婚配了。选为皇子妃的秀女也需回家准备,在成婚之前还会有宫中的姑姑入府教导规矩。

    方乔馨特意在出宫前来观海殿拜谢林涵湘。她方要行礼,林涵湘连忙止住了她道,“如今你已是太子妃殿下,可不能对我行礼。”

    方乔馨含笑说道,“若非大人在陛下面前为我美言,我亦不能达成心愿,还请侍中大人受我这一拜。”说罢微微后退一步,躬身行一大礼。

    那日,林涵湘向皇帝建言,“妾身倒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此人正是方阁老的侄孙女方乔馨。妾身见她端庄大方、举止有礼,德行气度也担得起太子妃之位。”林涵湘又作思量模样,道,“若陛下择方氏为太子妃,可择虞氏庶女为侧妃。”

    皇帝沉吟,“但这位方姑娘出身旁支,身份上却比虞侯的女儿低了许多。”

    “正因为如今瞧着不显,妾身才觉得是个合适的人选。且陛下莫忘了,方业成大人已过继了方乔馨的同胞弟弟为子,妾身听闻方阁老亦十分喜爱她的兄长方青衣大人,常常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将来全族家业应就是落在她两位兄弟的肩上了。待到十年、二十年之后,他们就是我大梁的股肱之臣。陛下对太子殿下寄予厚望,为之计长远,如此岂不正好?”林涵湘见皇帝神色有所松动,心里也不免哂笑。皇帝对现在的太子还是满意的,但自己春秋正盛并不愿让儿子接触到过多的权柄,又不愿草草选一个太子妃了事,才会纠结顾虑重重。

    林涵湘便又道,“如今更要紧的是,太后娘娘要为隋王纳方氏女啊。”

    皇帝当时便已意动,待端午宴后便作出了抉择。

    林涵湘忆起先时与方青衣的谈话,见方乔馨眉目带笑、生气勃勃,是志向达成的喜悦情状。林涵湘怔怔地想着,是否入宫前的自己也是如她这般,还有着对理想的无限憧憬。

    她凝目望着方乔馨,问道,“那日你兄长告诉我,你渴望登上凤座,便是想尽力改变天下女子的命运。我且问,你觉得若你是当今的方皇后,你能实现你的心愿吗?”

    她这一问实是令方乔馨一怔。方乔馨未加思索,摇头说道,“姑母并不得陛下爱重,即便只是在后宫之中就缺少身为皇后的,更遑论去影响天下之势。”

    林涵湘再问道,“若你是当年的太皇太后呢?”

    方乔馨深深看她一眼,轻笑道,“大人问我的问题,我兄长亦曾问过我。我明白我若只是皇后,即便能得皇帝敬重,握有掌管后宫之权,我之天下亦不过在这宫墙之内的方寸之间。成为皇后只是下一步,倘若我不能影响掌握天下至权的人,那我就去成为那个人。”

    “你这般想法可真是大逆不道。”话虽如此,语气却是平淡,仿佛察觉不出方乔馨此话的严重性。林涵湘理了理她鬓边的碎发,轻叹道,“乔馨,我虽不知是因何缘由使你有如此志向,但我赞同你。可你想改变千百年来世人根深蒂固的想法,只怕你穷尽一生时间都不能实现。”

    方乔馨目光坚定地说道,“那我就成为第一个人,此后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千百后世道再不会如此偏颇。”

    方乔馨告辞后,沐妍也陪着沐雅来向林涵湘道别。

    沐雅拉着沐妍的手,不舍叹道,“我如今总算不用再学这些规矩了,你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宫。”

    沐妍反而开解她道,“我如今也还不想嫁人,跟在表姐身边多学些为人处事的道理也是好的。”

    沐雅朝她撇撇嘴,又埋进林涵湘的怀里问道,“表姐,下个月哥哥就要回山西了,你要去为他送行吗?”

    “我就不去了,你代我送他一句话。”林涵湘面上是带着浅浅的笑容,目光却是清冷地说,“当断不断,反成祸端。”

    沐雅微微变了脸色,小心翼翼地瞧着她。林涵湘又笑道,“山雨欲来,世道多变。且让姑母不必着急你的婚事,多留你几年,再慢慢相看一个适合的人选吧。”

    第二日,这些女子便都回家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相同。如虞华雁终于可以重获自由,神采飞扬、红光满面,哪里还能看到先前的冷淡抗拒;如兵部侍郎之女李明桥等有意入选者,此刻将离了皇宫都难免带上了失落之色。

    林涵湘送她们至宫门口,看见靖国公已在宫门外等候。靖国公老夫人林尹贤不时掀起车帷张望,待见到沐雅身影,一时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探出身去搂住了扑上前来的沐雅,抚摸着她的脸道,“可是瘦了?你看你进宫整整两个月,还是这么跳脱,竟没学着半点沉稳模样,之后可怎么为你相看亲事啊?”

    沐雅见到母亲亦十分欢喜,一口皓齿皆笑露出来,“娘,表姐叫我先别急着嫁人呢,且让我在家多呆几年再说吧。”

    林尹贤转身看向沐妍,问道,“你表姐为何这么说?”

    沐妍心觉林涵湘那番话有异,并不敢在人前告诉林尹贤,想了想便道,“表姐说,得等哥哥下了决断,才能定下来呢。”

    沐妍虽不知林涵湘希望沐子英做的决断是什么,但恐怕哥哥的决定将会影响靖国公府未来的命途。大选结束,不久之后皇子们都将成婚并出宫建府,从前隐在水下的争斗还不知会激起多少重风浪,林涵湘所说的山雨欲来应当就是意指夺位之争。

    林尹贤神色微变,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抱着沐雅的手更紧了几分。她看着沐妍恭谨慎重的模样,微叹道,“涵湘既然这么说了那便听她的吧。你就安心呆在她身边,过得几年再让哥哥接你出宫。”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