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14章 世芸-何不为乐呢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林涵湘回观海殿的路上,又经过了初遇方乔馨的南园。五月末,南园里的桃花早已枯败,只留下满树碧绿。林涵湘忆起,她进宫后第一次走出观海殿见到的也是这满园桃枝,受冬日里风雪摧折而看不到一点生气,待到来年春天,却又会开出最娇艳的花来。年复一年从新生到死亡的轮回,是天地万物都逃不开的宿命。

    林涵湘心中有些发涩,进了内殿后头一回主动唤道,“明韫,你在吗?”

    寝殿内寂静无声,没有人回复她,也并不见少年的身影。林涵湘自嘲竟突然矫情了起来,眼中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失落,转身想走出去,手腕却突然被抓住,温热的气息透过对方掌心的皮肤阵阵扑来。

    南明韫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何事寻我?”

    “无事,只不过确认你是否身在观海殿。”林涵湘转回身,声音微哑地回道。

    方才的冲动退去便不想告诉他了。她想从他的手掌中抽出自己的手,他却握得更紧。林涵湘无奈,微带羞怒地讽道,“你终于记得去做方青衣交待你的事了?”

    南明韫并不管她的问话,坚持道,“你方才一定寻我有事?”转了转眼珠,突然明白道,“你是不是有心事要说给我听?那就说吧,我又不会告诉旁人。”

    林涵湘忍不住“扑哧”一笑,“连你方大哥也不告诉吗?”

    南明韫一本正经道,“指天发誓,绝对不说。”

    林涵湘收敛了笑意,亦正色问道,“我若是将我的心事说与你听,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进宫来到底要调查什么?或许,我这个侍中还能帮你的忙。”

    南明韫拧起眉头,目露纠结之色,握紧她的手却不松开。

    林涵湘见状也不着恼,只轻笑着说道,“你看,你并不能完全信任我,我亦如此,又如何能谈论交心之言?”她收回心事,说起正事,“你可还记得半月前的端午宫宴?”

    南明韫点了点头,问道,“你查到幕后之人了?”

    “张典药的父亲欠下赌债,因此她才铤而走险帮公主身边的李女官变卖财物,却不意竟被吴贤妃发现此事,吴贤妃便以此要挟她为许昭仪滑胎再嫁祸太子殿下。”林涵湘轻笑一声笑,又道,“这是皇帝查到的真相。”

    “若事实果真如此,那夜你也不会那般不安。”南明韫垂眸道,“你找到其他证据了?”

    林涵湘想到自己被人利用了一回,冷冷说道,“张典药先是故意将把柄递给吴贤妃,来一招请君入瓮,后又让肉桂在我面前露出破绽,由我查出她背后的吴贤妃,便可还太子‘清白’。如此一来,皇帝心中必然会怜惜被冤的太子而厌恶陷害他的吴贤妃。”林涵湘从袖中取出一方木盒,盒上刻有“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1]。她凝视着这句诗,一时出神,“为了皇子王孙的几句蜜语,她便能心甘情愿赴死,为此还赔上了全家人的性命,真是一个蠢人”

    “皇帝能查到吴贤妃身上,想来也是太子有意而为。”南明韫眉头轻蹙,眼角露出忧色,“太子并非如表面一般温和友爱,那方姐姐的筹谋”

    “你转告方青衣,请他务必多留退路。”林涵湘闭上双眼,良久又叹道,“我猜,皇后可能也在太子的船上。”

    南明韫吃了一惊,心中顿生厌恶情绪,握住林涵湘的手不觉越发使力,“皇后”听见吃痛一呼,南明韫方回转心神,缓缓松开手,“对不住”

    林涵湘秀眉微挑,若有所觉地问道,“你所查之事也与皇后有关?”

    南明韫因她这个“也”字眉头一松,眼神透出恍然,“你执意留在宫中也是因为皇后?”又道,“听闻侍中为人虽严厉,却不会刻意刁难他人。你如此针对皇后,莫非你与她有仇?”

    林涵湘笑了笑,“我说了,你若告诉我你正在调查之事,我便告诉你我的心事。”

    南明韫侧身辗转思索,见林涵湘目光明净真诚,心念一动正欲张口,突然转头看了一眼殿门,飞身上梁。

    沐妍顾不得请示便直接推开殿门闯了进来,神色惊慌、满头大汗,带着哭腔道,“府里刚刚报来,芸儿怕是不好了,请表姐过府再见一面”

    林涵湘瞪大了眼睛看向她,直觉得双腿无力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向后倒去。沐妍忙上前扶住她,口中不住唤着“表姐”。林涵湘抓着她的手臂撑住自己,只觉得一口浊气闷在胸口,屏息道,“走,去靖国公府。”

    靖国公府的门墙还是多年前所见之沉朴模样。林涵湘甫一下车,林尹贤身边的嬷嬷就迎上前,急声道,“大人且快随奴婢来吧。”

    沐世芸的床前围了许多人,林尹贤、沐雅还有常凝惠都在,满屋子低低诉诉的抽泣声,听得林涵湘脑中嗡嗡作响。趴在床边的沐世玉咬着牙默默流泪,看见站在门口的林涵湘,扒开人群将她拉了过去。

    世芸的病一直小心养着,也渐渐控制住了发病的频率,此次确实发作得突然。因今日沐雅出宫回府,除了仍在城郊军营未归的沐子英,全家正坐在一处用晚食,却不知因何世芸突然呕吐不止。待请了何长安至府上来时,她已经开始发热并陷入昏迷。

    此刻,她就静静地躺在床上,脸色惨白、一动未动,几乎已不见呼吸间的起伏。林涵湘转头看向何长安,只见他叹息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在这片刻之间了。”

    林涵湘跌坐在脚踏上,伸指按在世芸脉上,也只能感觉到这弱小的生命在渐渐流逝,压抑许久的悲伤再克制不住从眼中流出。

    指下的小手微微颤了颤,细小的手指划过林涵湘的手腕似是想要握住她。林涵湘抬头见世芸半睁开了眼凝视着她,突然绽开了笑脸,“我是不是要去找娘亲了?”

    林涵湘张口却是喉咙发紧说不出声来。沐世玉摸了一把眼泪,指着林涵湘对世芸说,“娘亲就在这里,妹妹好起来,就能天天见到娘亲了。”

    世芸望着林涵湘,半晌眼里透出失望来,“是姨母,不是娘亲。”

    林涵湘伸手包裹住她的小手,右手抚上她的脸颊,温柔地说道,“是娘亲,娘回家来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世芸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抬起手搭在林涵湘的右手上。

    数息,手缓缓落了下去。

    林涵湘感受着这具小小身体的最后一丝温意也逐渐消散,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眼前早已看不清世芸的身形,面上却是一片冰凉。

    屋外响起了甲衣相碰的“哗哗”声,越走进越是变得清晰急促。沐子英不及卸甲便一路疾行而来,终于到了世芸的房门口,打眼看去便瞧见了跪在踏上的林涵湘。

    林涵湘缓缓看向他,面上满是泪痕,“你来迟了。”

    沐子英跪在脚踏上,伸手在世芸颈边探了探。良久,颓丧地移开了手,喑咽问道,“芸儿怎会突然发病?”

    常凝惠跪到他身后,哭道,“许是今日用膳时被口中之食呛住,姑娘身子弱,受不得一点刺激,才会突然发病。”又偎在他身边道,“妾身明白老爷心中难过,可也要顾惜自己的啊!”

    林涵湘听她在世芸身前对沐子英作一番表白,心里觉得恶心难忍,反手打了她一掌,“没有问你。”回身看向何长安,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何长安道,“芸儿的确应是受到某种刺激才会突然发作。”

    林涵湘站起身来,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常凝惠一眼,心中觉得可笑,“被食物呛住?可见是伺候之人不能用心。”又抬眸望向林尹贤,“姑母方才亦在。您说,世芸到底是受了何种刺激?”

    林尹贤不动声色地瞥了常凝惠一眼,抬袖拭泪道,“确如常氏所言,芸儿才吃了一口蛋羹就吐了出来,之后便呕吐不止。”

    林涵湘强忍着怒意,又问林尹贤身旁的沐雅,“雅儿,你来说。”

    沐雅站在一旁听常氏与母亲所言,早已是一脸不平之色。听到林涵湘问她,不顾母亲的阻止,指着常凝惠便嚷了出来,“还不是她的错!好好用着饭,偏要对世芸说嫂嫂已经去了,该让哥哥为她娶位新的母亲,才吓到了芸儿!”

    林涵湘回首望向沐子英,沐子英恰也抬头望向她。林涵湘与他对视一眼,问道,“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三年前你出征之时,曾与容君许下誓言,你可还记得?”她的神色染上悲戚,“林容君又何尝不是一个蠢人?”

    沐子英喑哑着说道,“我绝无此意。”见她转身欲走,上前抓住她的手道,“你难道不信?我心中只认容君一人是我的妻子。”

    沐妍眼见他们争吵起来,上前劝道,“表姐,哥哥抬常氏为妾也只是为了照顾世玉与世芸。”

    “他心中作何想如今还重要吗?无论如何,世芸的命都还不回来了。”林涵湘挥去他的手,冷冷说道,“你自己决定,该如何处置她吧。”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