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17章 不孕-何不为乐的说说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林涵湘自知晓了林少君受伤,千叮咛万嘱咐他要好好休养,毕竟伤在小腹,若是伤口迟迟不能好转,只怕将来真的会影响子嗣。他如今虽不想成婚生子,万一以后他改了主意却没有了生育能力,到那时才是追悔莫及。

    可林少君哪里闲得住,在西平侯府里躺了两天就受不了了,背着温子衿偷偷溜出府便上街玩去了。

    难得回一趟京城,可不得去芳菲楼饮一壶芳菲醉,在凉州便听闻如今京城此酒最是风靡,可是馋了他好些日子。

    林少君坐在二楼临窗的位置,正细品这酒中的滋味,目光随意地往楼下热闹繁华的街市瞥去,突然双目圆睁,一口酒直喷了出来。

    对街的书铺里走出一个身量中等、身着青色儒衫的男子,说来除了脸长得好看些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书生。林少君觉得他有些面善,正在回想是在哪里见过他,却见紧跟着从书铺里走出另一个男子,生得颇为高大英武,再去看他的脸,可不把林少君惊呆了。

    那个男人可不就是他失踪已久的表哥何晴吗?

    他身旁那个令他觉得眼熟的男人又是谁?

    林少君惊疑不定,留了酒钱在桌上,上身探出窗户,一个翻身便轻巧地落于地面,尾随那二人,打算追查到他们在京城的住处,再着人去打探他们的底细。跟着他们走过了几条街,见他们走进了一条小巷,林少君躲在巷口,悄悄探出头去想看看他们住在哪一户,谁知不过几息功夫巷里的人就不见了。

    林少君想起何晴的一身轻功,心道“不妙”,回身可不正见方才他尾随的人就站在他身后,怒目瞪视着他。

    方青衣看着林少君若有所思。苏郁却是脸色不善地看着跟踪他们的人,“小子,你跟着我们作甚?”

    林少君心中疑惑,近看此人相貌更加确定他是何晴大哥,可他表现得竟像是不识得自己。转而一想,何晴失踪数年,只怕是遭了什么变故,便拱手致歉道,“大哥见谅,小弟是见着大哥觉得面善,还以为是小弟的故人,又不敢贸然上前相认才悄悄尾随。小弟对二位大哥绝无恶意。”

    苏郁经过上回林涵湘叫他一个假货去劝慰王妃一事,听得林少君这番言语,心中“咯噔”一下,眼前这人的故人该不会也是那位正主吧。

    方青衣恍然想起,此人不正是才打了胜仗、回朝领赏的林指挥使。他正思索该如何向林少君解释苏郁的事,苏郁却突然对林少君发难。

    苏郁举拳直朝林少君的脸挥去。林少君不意他竟会对自己出手,连忙侧身避开。苏郁回身摆腿便扫了过来,一拳同时打向林少君的腹部。林少君闪避不及变了神色,若是让他这一拳打来,怕是真的为自己断绝烦恼了,便向后连翻欲退出战圈。

    谁知林少君方站定,身后突扫来一阵劲风。他迅速回身,抬起左手夺过挥来的木棍,右手直直击出一拳,正打在那人的脸上。

    方青衣惊了面色,急向倒地的人奔去,“宝仲!”

    偷袭林少君的那人被一拳击倒在地,一手捂着面孔,一手还颤抖地指向林少君,“天子脚下,你竟敢当街殴打有功名的举子!我定要去应天府尹面前告你一状!”

    林少君掂了掂手中的木棍,哼笑一声,“你去告啊,我倒要问问府尹,袭击朝廷命官该如何论罪?”

    “林世子请恕罪。”方青衣躬身道歉说,“这一切皆是误会。舍弟不知世子与下官的随从只是在切磋而已,情急之下才会莽撞行事。待他养好了伤,下官定带他亲自上门赔罪。”

    林世子与方二公子当街斗殴一事,虽当事双方皆心知是因误会而起,奈何当日街上目睹此事的人实在太多。一传十,十传百,不过两日便是宫里也听说了林世子刚一回京就被方阁老的孙子指着鼻子骂,于是他当街便揍了方随瑛。据说,方二公子半边脸都给打肿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就此毁容,若是他今后不能再参加殿试,方林两家的仇便是狠狠结下了。

    听闻此事的起因是林少君先拦下了方青衣欲寻他麻烦。今日,庄贵妃又将林侍中宣去出云殿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直言林少君“恃功骄纵”,要皇帝惩戒他。

    林涵湘转身便去皇帝面前哭诉,“那日妾身前去西平侯府宣旨,才知他腹上被李元衷捅了一刀,他不愿妾身因他忧伤挂心,上书回来时都瞒得一丝不漏。他一腔热血为国,最恨胡虏烧杀抢掠我梁民,又怎会做出仗势欺人之事呢?”

    “你先起来。”皇帝亦觉得很头痛,“朕又怎么会疑心少君的为人呢?贵妃的妹妹产期将近,朕听说她知晓此事后竟动了胎气,贵妃也因此心急如焚。”

    林涵湘红着眼圈,不卑不亢地回道,“妾身亦有姐妹,对贵妃娘娘的忧心感同身受。但,妾身也万不敢替少君接下‘恃功骄纵’这四字,唯愿陛下看在父亲母亲的面上,一定要相信他对陛下的赤诚忠心。”

    皇帝点了点头道,“传朕旨意,定国公世子林少君护国有功,再赐黄金千两。京卫指挥同知的位子还空着一个,他留京期间便暂任此职。待他伤好了,由他自己决定是想留在京城还是回去凉州。”

    流言传入宫中前,朝上就已有人弹劾林少君与方随瑛二人,皇帝早已派人查清事情起末,自也不会多心。但念起庄贵妃,心中亦不免遗憾。

    庄贵妃入宫已有三载,这三年来几乎可称得上是专房之宠。月月都有太医为她请平安脉,亦说她身体康健,并无任何气虚血滞等女子常见之症,可却三年里都没有生育。

    从前的何宸妃,只看她与林云贤生下了三女,便知她也是易受孕的体质。但入宫之后只有过一个孩子,且不满周岁便夭折了。难道当真是自己今生子嗣缘浅吗?

    皇帝在忧心自己的子嗣问题时,京城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选之前,尚仪局负责教导参选秀女宫中规矩,是为了使她们不在贵人面前失礼。而大选之后,宫中再派女官去各位王妃、侧妃府上教导礼仪,才是真正为了提升她们的礼仪涵养,使她们能具备皇室的气度。

    除此外,各位王妃家中也都开始为她们调养身子,以期在明年成婚后可以尽快有孕。

    左都御史府的夫人亦是如此打算,为此专门搜罗了食谱,每日都命人造了补汤端给莫云嫣。原本也都好好的,可这日莫云嫣饮下汤后却突然腹痛不止,请了大夫喝了药仍然不见好,便递了牌子进宫请何太医过府看诊。

    何长安诊过脉后却是变了脸色,未敢明言,请莫御史与莫夫人至无人处才道,“莫姑娘似是服用了避子的汤药,所用的剂量应不大,但莫姑娘本身有宫寒之症,才会造成腹痛出血之症。”顿了顿又道,“今后再有月事,亦会经行腹痛,于生育上亦有妨碍。”

    莫御史听闻“避子汤药”,阴沉着面色就冲进了莫云嫣的房中,抬手便打了她一巴掌,“不要脸的东西,究竟做下了什么丑事,才会服用避子汤?”

    莫云嫣一手捂着疼痛难止的小腹,一手捂着脸,呆愣了一瞬旋即涨红了脸道,“女儿再没做过这种事,一定是有人故意害我!”

    莫夫人亦扑上来抱住莫云嫣,冲着莫御史哭嚎道,“她自来是个循规蹈矩,这些日子都与宫中女官呆在一处,哪里做得下这些事。老爷说出这种话,可叫她以后怎么活啊?”

    何长安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家当着他的面就吵闹了起来,心下叹息。他想给莫御史留颜面,可莫御史却是半点不顾及他的好意。但此事毕竟事关未来的齐王妃,他还是上前劝到,“莫大人,这避子药姑娘应是已连用了数日,每日所用剂量都不多。寻常妇人避孕也断没有如此用药的。故而下官认为,应是有人每日将避子药下在姑娘的饮食中,如此既不容易发现,长此以往便可神不知鬼不觉地使姑娘绝育。”然而莫云嫣本身已有宫寒之症,这些药量一下,即刻就爆发了出来,才会使此诡计提前暴露。只是可惜,伤害已经造成。

    何长安是不能替莫云嫣瞒报的,而她绝育之事若为皇帝所知,她是绝无可能再成为齐王妃了。

    此事后来只查到了厨房里一个婢女的身上,那个婢女在被发现之前就已经自尽,她是从外头买来的,在府里无亲无故,平日里人缘倒是不错,一时竟也查不出她究竟受谁指使。

    林涵湘心里觉得此事倒与端午宫宴之案有些相似之处。想要害齐王妃不孕的无非是其他几位意在皇位的人。

    皇帝心下虽觉得有愧于莫御史,但仍是决定为齐王另择一位王妃。对莫家的补偿,是封莫家的另一位庶女莫云姝为齐王侧妃。

    至于莫云嫣本人,皇帝赐了她一个郡主的爵位。京城流言纷纷,大多也是可怜她此生再难出嫁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