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19章 秋猎-人生如寄何不乐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元衡十七年八月,秋风乍起,草木渐黄。山林狐兔野兽数量愈多,围猎一事也提上了日程。自元衡二年皇帝迁都回南京,已有数年未曾举行秋猎。前两年皇帝有意往山西巡猎,但因山西大旱而搁置了,今年皇帝却是不肯再耽搁,六月里就已经在准备御驾北巡的仪仗,七月便已启程。

    林涵湘亦在随行的队伍里,皇帝许她与林少君同乘,以便她们姐弟互相关照。林少君先时有伤在身,按理是可以不用去秋猎的,但皇帝希望他能伴驾,为此还特意派了何太医专门看顾他。

    林涵湘心有隐忧,“此次狩猎,不该你出的风头你可给我忍住了。”毕竟大公主想趁着秋猎之机遴选驸马,若是真让她瞧中了林少君可是大大不妙。

    林少君拍了胸脯保证,他已经向皇帝说明,届时便留在皇帐中,只作近身保护皇帝。

    令林涵湘惊讶的是,南明韫竟也跟在随行的队伍中。林涵湘才查到他原是开平卫辖下千户,如今已调往金羽卫北镇抚司辖下,难怪他敢在后宫之中随意来去、丝毫不怕被人发现,即便他被发现了,也有正当的身份来掩盖他真实的目的。

    他既以金羽卫的身份随行,自然是不能再在人前以面具覆面。他如今展露在人前的面容,肤色微黑、鹰鼻薄唇,下颌的棱角如刀刻般分明,那一双桃花眼原总似流转着脉脉滟波,今日却透出一股杀伐之气。这副相貌倒也称得上五官端正,但混在一群武夫当中也算不得显眼。

    林涵湘一眼望去,便知这仍不是他的真容,比他真实的年纪看上去要大得多,只是百思不解他的脸上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南明韫千户大人感觉到她掀起车帘后目光一直盯着他身上,悄悄红了面皮下的脸,若无其事地打马至车架旁,一本正经问道,“侍中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林涵湘仍是凝视着他,微微笑道,“许久没见到这般辽阔的草原与天空,一时出神了。敢问南千户,还有多久到达扎营之地?”

    “约莫还有两刻就到了。”南明韫也抬头仰望,碧蓝的天空一望无边,灰白的云块如阵阵波涛翻涌得鲜明。从远方的天际翱翔而来一只健壮的雄鹰,尖锐的长鸣掠过穹顶,划在南明韫的心上,好似他也生出了一双厚翅,天高海阔可以任凭畅游。他顿觉胸意开阔,朗声问道,“待扎下营后,大人不若也骑马跑几圈。”

    林涵湘颔首笑道,“也好。”

    皇帝巡猎山西,所带的妃嫔只有庄贵妃一人,倒是将四位皇子都带了出来。齐王萧望素来体弱,便是跟来也不能参与狩猎竞逐。原本皇帝想留下他在京城暂理国事,但他以“太子既在,身为藩王不敢僭越”为由推辞了。皇帝对他这番有自知之明的表态十分满意,既无其他的理由,也不忍将他一人留下,另指派了徐太医专门照顾他,便将他也带上了。

    白德妃不能跟来山西,心中很是为光王担忧,再三叮嘱他勿要争强而伤了太子颜面,也不要与那些为与公主相看而来青年才俊相争,只如秦王一般做个平庸的模样便好。

    光王不耐烦地回道,“皇兄难道不知我平日的骑射功夫如何?若是故意输给他,反而才会叫人觉得受到轻视。娘可不要再出馊主意了。”撇了撇嘴又道,“至于其他人,若是连我都比不过,还有什么脸面求娶若钰?必是要我这个做哥哥的为她把把关。”

    待得扎下营来,他还跑来林少君的营帐里,满脸遗憾道,“本王仰慕林世子久矣,终于盼得林世子归京,以为此番能与林世子一同逐猎,可恨天不遂我愿!”

    林少君亦是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臣已大致伤愈,只跑跑马还是没有妨碍的。”

    秦王下了车就来找光王,嚷着要猎熊。光王敲了他额头一个记,“急什么,坐了这么久的车还不得让你哥哥我先松快松快。”

    林涵湘终于送走了这俩兄弟,方才舒了口气,皇帝那边就派了小顺子来请她们过去皇帐。

    皇帐内除了皇帝与庄贵妃,太子与若钰公主亦在。林涵湘心下“咯噔”,面上带起笑容道,“不知陛下有何事要吩咐我们?”

    庄贵妃难得坐于下首,反而若钰公主坐在皇帝的身边。她悄悄看了林少君一眼,凑在皇帝耳边不知低语了什么,突然撒娇道,“父皇,您就答应我吧。”

    皇帝面对娇滴滴女儿的请求,自然是连声说好,转而对林少君说道,“少君啊,若钰想先骑马四处转转,她的安危朕就暂且交给你了。”

    林少君当然不能拒绝,“有微臣在,陛下尽可放心。”心内却不住打鼓,他想娶莫云嫣之事还未上禀,皇帝该不会是想要选他为驸马吧?

    他跟在若钰公主身后走出皇帐,打定主意绝不主动开口,务必要使公主觉得他是个木讷无趣之人。

    熟料萧若钰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了他好一会,竟皱着眉道,“你怎么生得如此矮小?”她从前曾见过定国公林云贤,那是在沙场上拼搏多年的将军了,身型伟岸、面容坚毅。她原以为林世子也会是一位身姿挺拔的好儿郎,怎料这林少君生得也算英俊,却比先前皇帝为她看中的人选方随瑛更像个白面书生。

    林少君踉跄了一下,讶然说道,“殿下,微臣身高七尺。”这在军营中绝算不上矮了。随即却是回过神来,心下一定道,“比起家父与表兄们,微臣的身型确实不占优势。”

    萧若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方才跟在你姐姐身边那位就不错。”

    林少君微笑道,“他官职低微且出身贫贱,是万万配不上公主的。”

    萧若钰睨他一眼,心中不喜他对待他人这副轻蔑的模样,便不再说话。两人牵着马慢慢走着,不知不觉地走入了营地旁的树林中。

    林少君突然停下了脚步,轻声道,“殿下,请不要动。”

    萧若钰倏地停下,转过头来神色难看地看向他,“有有什么东西?”

    林少君对她摇了摇头,“殿下先别动,许是微臣看错了。”他的目光移至萧若钰前方不远处的树枝上,那枝上盘着一条翠绿的细蛇,不时吐露口中的蛇信,朝着萧若钰探出细细长长的蛇身。

    林少君缓缓抽出腰间的乌金匕首,一面等待时机掷出匕首,一面抓住萧若钰的一只手准备将她拉到自己身后。却是突然看到前方的树林里走来一个人影,正是林涵湘。

    林涵湘先时在皇帐中也已发觉皇帝有意将公主许配给林少君,担心他们二人独自相处,公主亦会相中他为驸马。她径自走来,未有察觉危机,高声唤道,“少君!”

    那细蛇听见呼声,调转了方向直朝林涵湘扑去。林少君变了脸色,当下也顾不得公主了,他将公主往自己身后一扯,便急奔向前掷出匕首。

    林涵湘突见一条绿蛇迎面飞来,拔下发上的玉簪立即射出,不料林少君亦掷来匕首玉簪与匕首在空中相击而落下,那蛇受惊张口袭向林涵湘。

    电光火石间从一旁闪出一人,长剑直刺入蛇之七寸,将那蛇狠狠钉在地上。

    南明韫挡在林涵湘身前,从袖中抽出几枚长钉将蛇彻底钉死,才回身看向林涵湘,“你没事吧?”

    林涵湘惊魂初定,“我无事。”转而望向萧若钰,见她无事松了一口气,厉色责问林少君,“你如何带公主殿下往林中来?又令殿下受惊,还不请罪。”

    萧若钰的目光自南明韫出现便落在了他的身上,见南明韫如此关心林涵湘,目光又在他二人之间打了个转。听见林涵湘责备林少君,抬手便恕了他,“今日之事不要告诉我父皇,否则他定是不许我再出营玩了。”

    林少君从地上拾起匕首,并将玉簪还给林涵湘,倒是惊奇,“这枚玉簪与我的乌金匕首相碰竟未碎,想来韧性不错。”

    “你说的不错,此簪的材质是韧度极高的软玉。”林涵湘接过玉簪,恍然间忆起这枚的玉簪最初是舅舅赠予母亲的,一是贺她“得偿所愿”,二来乃是劝诫她“过刚易折,不如坚韧含蓄”。

    林少君先行一步送公主回营。林涵湘跟在南明韫身后缓步走着,凝视着他的背宇。他的肩生得宽阔且背脊挺拔,但因年纪尚小,仍能瞧出少年人独有的清薄,宛如一株新生的嫩竹,亭亭翠翠伴有朝露的气息,骨头是硬的,又自有“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坚劲。

    南明韫转过头来,逆着光看不清他的面容,林涵湘却能感受他又愉悦地笑了,低沉嗓音沙沙地挠着人心,“为何一直盯着我瞧?”

    她忽然记起,曾经困扰了她许多年的那些记忆中,似乎也有这样一位青竹般的少年曾对着她笑。忽而场景一转,倾倒的车内弥漫着汽油刺鼻的气味,他满头是血不舍地说道,“你要活下去。”在她的怀里,他渐渐失去了气息。

    然而,她也没能活下去,再睁眼醒来就来到了此间世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