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20章 匕首-何不用也的何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萧若钰回到皇帐中,便偎在皇帝身边,嘀嘀咕咕着林少君的小话。皇帝有意择林少君为驸马,萧若钰虽不喜欢他的形貌,仍是答应先瞧一瞧他是何脾性、为人处事又是如何。

    经历方才遇蛇一事,萧若钰觉得他算是沉着稳重、对上忠心,但他也只是将自己当做主上,并没有年轻男女之间的心动之情。而到了真正危急之时,在他心中亲生姐姐的安危比她这个公主更为重要。

    还有那个让她颇有兴趣的南千户,原本她并不介意南明韫出身低位,可惜了他的心也已经落在了他人身上,既是无缘也不能勉强。

    萧若钰搂着皇帝的手臂,撒娇道,“父皇,我看不中他,您就让我自己选吧。”

    皇帝却是诧异女儿竟然没有看上林少君。他选中林少君为驸马,一来是看重他出身与军功皆具,二来林少君生得面若冠玉,是时下的小娘子们喜爱的类型,三来就是因为林云贤的缘故。

    皇帝自迁都回南京,北平的军务便一应交给了林云贤。而他能如此信任林云贤,不仅是看在何宸妃的面上,也是因为林云贤主动将扼住自身命喉的绞绳递给了皇帝。林云贤一旦露出谋逆之心,皇帝便可让他身败名裂,永世为后人所唾弃。

    如此,若将公主嫁给定国公世子,既有收揽臣下忠心之意,亦不用担心驸马因尚了公主而变得心大。

    奈何萧若钰没有看上林少君,皇帝心下遗憾也只能作罢,“钰儿无论瞧上了谁,务必都要告诉父皇,让父皇替你把把关。”

    此次巡猎还来了不少官家的青年才俊,因公主喜动不喜静,庄贵妃才特意提出将相亲放在了秋猎时。萧若钰心下满意,再加上此次随行的女眷只有她们二人,这一阵她对着庄贵妃亲近不少。

    而后的十数日,她们二人就坐在一处,两双美目端相着狩猎场中骑在大马上的年轻郎君们,团扇掩面但不时传出几声清脆笑声。

    皇帝下首坐着齐王与林少君,一者因为体弱,一者因为有伤在身,都不参与狩猎。既都闲着,林少君干脆掏出来一张山西的地形图,推演起了行军阵形,萧望见状上前围观。不一会儿,二人各执军旗便在这图上作起战。

    林少君见他分兵前后围城,一边以云梯攻城推进,一边则以少数精锐试图潜伏进城,战术运用倒是似模似样,有些惊讶道,“未想殿下还精通兵法。”

    萧望轻笑道,“我终究一闲人,不过偶尔看些杂书打发时间。”

    林少君笑了笑。倘若真能安享风恬浪静的日子,又怎会学这兵法之道。

    萧若钰初时还能安坐于帐中,待狩猎的人都骑马跑远了她也坐不住了,央求皇帝也想出去。皇帝拗不过她便同意了,转头又对林涵湘说,“你也一起去吧,多带上几个护卫,莫往深林中走。”

    林涵湘愣了一下,旋即颔首福身道,“妾身会照看好公主。”

    跟着她们一道同行守卫的自然又是南千户。待离皇帐远了一些,萧若钰捂嘴偷偷笑了一会,低声对她身旁的林涵湘说,“我看他也是个人才,你何不让你父亲提携他,立了功劳好升职。待你将来出宫再成亲,面上也好看许多。”

    林涵湘哭笑不得,“殿下明鉴,臣与他之间至多只算是同僚,再无男女之事。”

    萧若钰“啧啧”两声,一副了如指掌的模样,“此刻又没有旁人在,何必瞒我呢?”说着凑到林涵湘耳边说道,“其实真要说起来,身强体壮之人实不算少见,但如他这般身型匀称颀长的便不多了。”又有些遗憾的语气道,“可惜长相只是寻常。”

    林涵湘偷偷瞧了南明韫一眼,他显然也是听见了公主对他的评论,耳上泛出红来。林涵湘憋笑得难受,轻咳了一声道,“殿下该知晓,陛下虽恩准您自己择驸马,但您能选择的人选仍只在陛下为您圈定的范围内。”

    萧若钰嘟起嘴,面露不快。她怎会不知道父皇的心意,所以才想尽可能挑选一个顺眼点的人。

    一旁的树丛中突然窜出一只野狐,通体雪白无暇。萧若钰见之惊喜,方才的不虞也去了几分,唤南明韫上来,“千户,去为我将它捉来,切记别伤了它。”

    南明韫吩咐跟来的其他几人保护好公主和侍中,一夹马腹追着白狐入了林中。那白狐矫捷,几个跃身便跑去一大段距离,南明韫也不着急,看准时机直接掷出兽网。飞剑先至,钉在那白狐数步之前,捕兽网正正好好罩在了白狐身上。南明韫又射出几枚长钉将兽网钉牢,下马察看那白狐情况。

    那白狐被困在网中,“唧唧”叫唤着奋力挣扎,还试图咬断网绳。只他这兽网是用特殊材料所制,白狐咬了半日,网绳上一丝咬合的磨痕都不见。白狐对着他“嘤嘤唧唧”个不停,看着十分可怜。

    南明韫叹息一声,似是对着那白狐说道,“好歹公主是个良善人,虽失去了自由,到底性命无忧。”说罢,上前欲解开兽网,捉出白狐。

    突然,他感觉到脚下地面传来一阵马蹄踏过的震动。他静待了片刻,果然不一时行来了一队人马,正是温子矜和他的亲卫。

    温子矜见到他,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南千户怎会孤身在此?”

    南明韫眨巴着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眼脚边的白狐,蓦地笑了。

    另一厢,萧若钰与林涵湘正等在树林外。萧若钰直觉南明韫与林涵湘之间的关系绝不简单,有意让南明韫为她猎狐,便是想借机观察他二人的反应。

    南明韫倒是不出她所料地很快回转了,却是两手空空。萧若钰皱眉问道,“南千户竟让那畜生跑了不成?”

    南明韫跪下请罪,“卑职办事不利,幸得遇上了温将军,才不至失了公主殿下的猎物,还请殿下降罪。”

    萧若钰尚在回忆这个“温将军”是什么人,南明韫身后的树林中已走出一队人马。温子矜抱着方才那只白狐,垂首轻笑问了萧若钰一句安好。

    萧若钰一惊,摆了摆手道,“将军不必多礼。”她望着温子矜忍不住绯红了双颊,“此狐虽是将军猎得,但本宫见之也很是欢喜,不知将军可愿意将此狐献给本宫。”

    温子矜颔首笑道,“此狐原就是为殿下所猎,自然是要献给殿下。”

    萧若钰听他此言,面上更是遍染红晕,上前便想从他怀里接过白狐。温子矜却止住了她,“畜生性野又脏,恐它会伤了殿下,还是等回去之后经过清洗、驯服再带到殿下面前。”

    温子矜语带关心,萧若钰心中泛起一丝甜意,便示意他将白狐交给林涵湘。

    林涵湘接过白狐,与南明韫对视一眼。她见识过南明韫的本事,又怎么会失手放走猎物,分明是故意将这个讨好公主的机会让给温子衿。她微不可查地皱了眉头,心下惊疑,难道他已经察觉了自己的目的,才故意将温子衿牵扯进皇族事中。

    她只低头作安抚白狐的模样,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萧若钰与温子衿。待回到营地后,南明韫似是想开口与她说什么,因为心中有气,她没有理会南明韫就径自回帐了。

    熟料第二日再见萧若钰时,她腰间竟佩了两把匕首,正是温子衿先前与驰族一战缴获的战利品。

    萧若钰见林涵湘盯着自己腰间的匕首瞧,甜甜一笑便解释道,“是我向温将军讨来的,我还是第一回瞧见这般黑漆漆的匕首。”

    林少君牵起一丝笑道,“回殿下,这匕首是由乌金打造的,韧性极佳。表兄自得了这对匕首一直爱不释手。”

    萧若钰抿嘴含羞一笑,转身跑了出去。林少君见她离去方向应是往温子衿的营帐去了,紧皱眉头道,“公主莫不是与表哥瞧对眼了,这可如何是好?”

    林涵湘脸色亦不好看,只等到南明韫前来,冷哼一声,“我还以为在你心中有多看重我昔日的恩情,还不是为着方青衣要与我作对。”

    南明韫见她怒瞪着自己,倒是笑得畅然,“温将军原就喜欢公主,且又是皇帝看中的人选之一,极有可能成为驸马,我不过是顺水推舟。”

    林涵湘拾起桌上的木杯朝他砸了过去,“没有你的顺水推舟,我自然也可以在公主面前推荐他人。你将公主与表兄绑在一起,无非就是要以表兄来牵制我。”又冷笑道,“你却是打错了主意,无论是谁都不可能阻止我的计划。”

    南明韫眼疾手快接过茶杯,轻叹道,“情之一字,非自己所能掌控,这是你告诉我的。温将军喜爱公主与公主嫁谁并无干系。无论你的计划是否成行,温将军将来是何立场都是你要面对的问题。”又低声笑道,“至于我,只是不想将我捉到的白狐献给她。”

    林涵湘怔了怔,心中烦躁更盛,拔下头上的玉簪又扔了出去。

    恰此时,帐外忽传来急声通报,“陛下龙体欠安,还请侍中大人速速前往皇帐。”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