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44章 三喜-何不食肉糜典故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一转眼年关又至,新年新喜倒是冲淡了这一年来沉笼的阴霾,除夕之宴诸皇子携妻妾出席。皇帝座下一派孝子佳妇的和美之景,群臣赞赏,也令皇帝欣悦。

    成太后因病未有出席宫宴。原本太医都道太后可能撑不过八月,为了林少君的婚事,太后撑到了九月。如今是因白德妃向皇帝提起公主萧若钰的婚事,因此太后虽一直缠绵病榻,却一直活到了现在。

    先时庄贵妃曾向皇帝进言,便由太后为公主的婚事做主,如今是做不的数了。皇帝也不愿委屈了唯一的女儿,时隔多年又踏足惠德殿。

    太皇太后与皇帝之间难得能够心平气和的对坐而谈。太皇太后听皇帝提起萧若钰,便想起已经故去多年的虞欢,到底心有不忍。几日后,太皇太后亲自接见了西平侯夫人,也就是林涵湘的大姑母林一贤,便下旨为萧若钰和温子衿赐婚赐婚。

    太后和皇后都为皇帝所厌弃,后宫诸事如今都由庄贵妃做主,白德妃与吴贤妃为辅。就是因不得已让庶妃为嫡公主操办婚事,皇帝才会请了太皇太后出来。

    萧若钰心里也不太乐意,她原已求了皇帝让嫡亲的大嫂方乔馨来主事,皇帝也已经同意。未料东宫却是先出了喜事。

    除夕宴上,方乔馨吃了一口清蒸鱼,便觉胸闷不适。坐在她身旁的林涵湘为她探脉,便诊出她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皇帝也是因此龙心大悦,原本暮气沉沉的精神看着也好了许多。

    只是公主的婚事不得不托付于三妃了。

    萧若钰心中不情愿也无法,只私下与林涵湘抱怨,“大嫂有孕须得静养,还有二嫂你在呢。父皇叫庄贵妃来做主事者,难道我离宫之日还要拜别她吗?”

    林涵湘根本不愿让温子衿尚公主,但她先是被南明韫坑了一把,又见温子衿确实情根深种,她也无可奈何,只能当做眼不见为净,也不欲去揽这麻烦事,便劝慰萧若钰,“我若是还在宫中为女官,做一回多事者也就罢了,如今却是不妥。”又道,“你要拜别的自然是元后的灵位与画像,其他人都无这个资格。”

    萧若钰听了这话,稍解心结,“也罢,我只将她当做是赵尚宫一般就是了。”她放开了自己的事,便又操心起林涵湘,“你与二哥成婚也有大半年了,如今东宫有喜,你们也该抓紧才是。”

    林涵湘哭笑不得,“这话说的,倒像是殿下的长辈,而不是未出嫁的妹妹。”

    萧若钰气呼呼地瞪着她,“你可别不当一回事。我先前曾听见父皇问起何长安几位皇兄的身体情况,何长安说只有二哥因为先天体弱或于子嗣有妨碍。”她幽幽叹息道,“你若也是易受孕的体质就好了,也能多几分希望。”

    林涵湘试探问道,“何长安有没有说可有治疗之法?”

    “也就老生常谈的那些方法,先补气血,待自身气血充盈,阳气自然也旺盛了。”萧若钰仍是不忘叮嘱她,“你和二哥一道补着呗,听说女子若是气血不足也影响受孕。你既懂医,应当更为了解才是。”

    林涵湘平静淡然地说道,“你二哥并不宠爱我,我自身如何是无妨。倒是两位侧妃,我会注意为她们调理身子。”

    萧若钰不赞同道,“既为夫妻,便该同心同德,你这般疏远的口吻是作什么?二哥不是糊涂的人,我相信即便他更宠爱侧妃,却也不会不顾忌你正妃的尊严,无论如何都会给你一个嫡子,你不该灰心。”

    林涵湘哑然失笑,却也明白萧若钰所说是正确的,萧望胸怀大志,他自身也占了嫡子的身份,自然也更盼望自己也能有嫡子而增添他夺嫡的筹码。只是萧若钰作为公主,管不到兄长府中的事,所以她不知这大半年来齐王府中的药味就没有散过。

    温子衿一去陕西,便是十年未曾归京。这两年却是回来得勤快。去年是为押解李元衷回京,今年则是要回京完婚。

    萧若钰与他也许久未久了,难得露出小女儿羞怯的模样,托林涵湘转过林少君的手,送了一封叙述心意的信给温子衿。又拜托了三哥萧显起了头,约了温子衿、林少君一道去郊外跑马。

    萧显还将王妃王令贞一并带上,但因有外男在,萧显还特意请了林涵湘作陪。萧望体弱多病,跑马这种剧烈的活动自来是与他无缘的。他自觉应约之人都是自己人,也就放心让林涵湘出门,“妹妹年幼,难免贪玩,你且照顾着她些。”

    萧若钰到了马场,心觉奇怪便问道,“怎么不见四哥,他和三哥不是一向焦不离孟?”

    萧显还正扶着王令贞上马,听她此问头也不回便道,“四弟妹病了,四弟放心不下便推了我的邀约。”

    秦王妃成流云是太后的侄孙女,如今隋王与太后都倒台了,她十日里有七八日总是病着的,也是小心低调的做人。不过令林涵湘未想到的是,秦王萧斐为了王妃也开始避世,不仅推拒了过去朋友的宴饮邀请,那些度侧王妃必然失宠而想往秦王府送美女的人也被他打发了个干净。

    萧若钰听过,叹息一声也便罢了。一旁温子衿也欲扶她上门,她突然觉得自己娇弱了起来,踩在马镫上故作惊慌道,“唉呀,好高啊。子佩你慢些,我有些害怕。”

    萧若钰分明善于马术,作此情态便是为了引得未婚夫的怜惜之情,就是她表演的痕迹过于明显,令林涵湘心中忍笑。

    林少君捂着嘴站在一旁,不小心漏出了两声笑。萧若钰耳尖听到了,狠狠瞪她一眼,转眼瞥见林涵湘只独自一人欲翻身上马,为转移林少君的视线便道,“南大人,还不快扶齐王妃上马?”

    林少君听到,果然无心再笑话萧若钰,连忙上前挡住了南明韫,“我来便好,南大人既为外臣,而非公主的奴婢,什么事不该做,你当心内有数才是。”暗中却是咬牙切齿,这个南明韫顶着一张难看的假脸,也不知是有何本事迷惑了公主,使皇帝将公主出宫后的护卫全权交给了他。

    南明韫原也没想真的去扶,笑了笑便退到了一边。待几位主子都上了马,他也打马不远不近地跟在林涵湘的身旁。

    在场之人就没有骑术特别差的,萧若钰提议众人比上一比,并无人有异议。林少君扬哨一声,众人呼啦啦地便都飞驰了远去。

    林涵湘许久未曾如此恣意轻快了,虽只在京郊马场的寸许之地,飞马而过时烈风吹打在脸上的刺厉与回荡在耳旁的狂啸,都令她的血液滚烫了起来。剧烈蹦动的心跳,才能让她确定自己确实是鲜活地活在此世。

    纷纷乱乱的马蹄声响中有一道不同寻常的清晰节奏,敲在她的心房,与她的心跳同步。林涵湘侧首望去,见到的便是南明韫策马驰骋的意气风发。这一瞬间,她心头想扯下他假面的念头是从未有过的强烈,稍默后便反而挑衅地笑道,“你如果输给了我,你这张面皮就归了我,如何?”

    南明韫笑了,又是林涵湘还未见过的骄傲自信,“有何不可!但只怕您仍是要失望。”

    话音刚落,二人皆扬鞭而起,身下骏马更加快地飞驰而出。林少君见状,亦策马追赶他们,呼喊道,“姐姐!等等我啊!”

    而这疾驰而去的两人只专注于彼此身上,再加上萧萧马鸣,根本听不见她的呼喊。

    林涵湘的身心感受一时只在这天地之间的一双马、一对人,侧眼瞥过南明韫,发现两人是齐头并进之势,谁也没有胜过一筹。直至临近终点,南明韫伏低身子,又策一记,才勉强赢了半个马身。

    南明韫朗声笑道,“果然是我赢了你。”

    林涵湘见他如此快意模样,只觉得自己也为他所感染,心潮澎湃,“我只道你是为谋权利才从武,原是我想岔了。你骑在马上时,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快乐。”

    林少君见他二人相视一笑、似是心有灵犀,心下一沉,指着南明韫口中嚷嚷道,“你别得意。来!再跟我比过一场。”南明韫正是酣然之时,自然无有不应。

    身后萧若钰与温子衿才不紧不慢地跟来。温子衿皱了眉道,“南大人奉命负责公主护卫,怎么自己玩了起来?”

    萧若钰抿嘴偷笑,“无妨,还有这么多人跟着呢。最重要的是,有子佩你就近保护我呢。”一番话说的温子衿红了脸,倒也顾不得追究南明韫“玩忽职守”。

    萧若钰心中也是愈发喜欢南明韫,觉得他的生命年轻而鲜活,不似那些高门子弟的昏沉。她行到林涵湘身侧,以手肘顶了顶她的臂膀,挤眉弄眼道,“他这么好,你当真不考虑考虑?”

    林涵湘一时无语,“殿下,我已经嫁给齐王为妃了。”你怎么还挖自己兄长的墙角呢?

    “兄长身子骨不济,你若是偶尔外寻解闷,我也能理解嘛。”萧若钰不甚在意道,“我都十分心动了,你当真无半分心动?”

    林涵湘是否心动另说,一旁偷听到她们私语的温子衿已经黑了脸。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