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为替身

第45章 刃谜-何不食肉糜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林涵湘等人策马奔腾时,萧显与王令贞一直遥遥赘在身后。林少君与南明韫又比过一圈,才打马走至萧显身边,调笑道,“光王殿下今日兴致不高?是因为秦王殿下不在身边,还是因为有如花美眷相配?”

    萧显哈哈大笑,倒是一点不见恼,“有王妃在,我只嫌林世子是个臭汉。”说罢收了笑意,稍显担忧地望着王令贞,“方才跑了一会,令贞突然说觉得头晕,我才不敢带着她快行。”

    林少君亦敛起笑,“我去将姐姐请来。”林少君正愁找不到理由将林涵湘和南明韫隔开,急忙去将林涵湘请来察看王令贞的身体状况。

    林涵湘一探脉息,心下一沉,面色难看地看了萧显一眼,眼中的情绪却难分辨。少顷,从袖中取出针袋,在她手上穴位先扎上三针,直看得萧显心惊肉跳、冷汗直流,她才松开了手,指着萧显劈头盖脸骂道,“令贞有了身孕,你怎么还能带她来骑马。万幸今日稍跑了两步便停了,若是如我们方才那样驰马相竞,你此刻追悔亦难及。”

    萧显被她一通话盖头,一时还懵懵地没反应过来,突然脸上浮起欣喜若狂之色,小心翼翼状地极轻声道,“她真的有喜了?”

    林涵湘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还是快请何太医为她诊脉吧,方才一阵颠簸,我探出她如今胎象并不稳妥。”

    继方乔馨之后,王令贞也有了身孕。最为忧心的人竟然是萧若钰,为此还搜罗了很多坐胎的秘方赠予林涵湘,“虽说求得一个孩子是重要的,你也不要太过焦躁,我听何长安说心情平和也是很重要的,心中越急越求不得。”

    方乔馨与王令贞有孕是令林涵湘生愁,却不是因为羡慕她们先有了子嗣。但公主这般关心她最亲近的二哥,林涵湘只得颔首接受她的好意,反过来玩笑她说,“我的公主殿下啊,如今任何事都急不过你的婚事。”

    三位后妃虽也是第一回筹备公主的婚事,但大面上都办得妥帖,公主出嫁当真是十里红妆铺街,嫁的又是手握实权的温世子,便是看在西平侯府的面上也务必要将婚事办得风光。更不用说公主与太子、二皇子都关系亲密,自然也无人会去惹两位皇子不快。

    温子衿前年才打了一场胜仗,在民间颇有声望,更兼娶的是本朝唯一一位公主,大婚之日来围观的百姓堵得朱雀街是水泄不通。

    按说温子衿与萧若钰既为郎才女貌又是两情相悦,婚后自该是百般刁甜蜜恩爱,未想成婚不过三日便闹起来矛盾。萧若钰回宫拜见皇帝,皇帝对这个女儿素来也不算多关心,未曾察觉她的异状。林涵湘在宫中四年,对萧若钰更为熟悉。待萧若钰离了昭阳殿,她也跟了上去,悄声问道,“这是怎么了?成婚不过三日就板了一张脸回宫?”

    萧若钰重重哼了一声,“我堂堂公主之尊,放下身段好声好气地与他解释,他还非要与我置气。哼,当我没有脾气嘛!”她话虽说的硬,语气中却透露出一丝心虚。林涵湘不必猜测,便知他们是为何事起了争执,遂问道,“你明知那对匕首是表兄赠你的定情之物,你若是不愿给,齐王殿下也不会强要。”先前温子衿给出匕首便回了陕西,想来是完婚之后向萧若钰问起来才知晓已被她赠给太子与齐王,温子衿又如何不会心冷呢。这种发展倒是正合了林涵湘的心意。

    萧若钰也已经又些后悔太过轻易给出那对匕首,但却不愿向温子衿低头,“二哥自来对我颇为照顾,我却没有什么能回报的。难得见他有喜爱之物,不过一件死物,我又如何能不满足他呢?”

    “我岂不知二殿下的性子。你如此说来,若是我处于你当时的情景,确实也不忍心拒绝他。”林涵湘轻叹着,还是劝她,“这匕首既已给出,再讨回也不像样子。殿下不若另寻一爱物赠予表兄,作为补偿的定情信物。表兄这般生气,也是因为他心中最在意殿下,只要让他知晓了你对他的心意,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萧若钰心中觉得她的建议十分有理,待回了西平侯府,便从嫁妆中拣出一把宝剑,拿着它去向温子衿道歉,“这是我幼时舅舅所赠,是我最珍爱的一把宝剑。此剑赠你,也代表我最珍视的心情。”

    温子衿心下暗叹,便知萧若钰心中仍是未将她转赠匕首之事看得多重,但她既有心修好,温子衿也不想再与她争论以致将夫妻恩情越推越远,便作欣然模样接受了她的剑,“令殿下烦心,却是我的不是,该是我向殿下道歉才是。”

    萧若钰见他温柔对待,便以为宝剑赠英雄是对了他的脾气,终于卸下一桩心事,舒然笑道,“你知道就好,本公主这次就原谅你了,今后可不许再对我闹脾气。”

    萧若钰自觉已经解决了和温子衿之间的矛盾,温子衿却是心情郁郁,他在这京城中相交的人不多,只能上靖国公府寻沐子英喝酒。

    沐子英方才斟了一杯,温子衿已经连饮三杯。沐子英连忙劝止他,“你饮得太急了。”

    温子衿沉声一叹,“是我将情爱想得太过简单。在她的心中一同长大的兄长比相识不久的夫君更为重要,这不奇怪。但我害怕,她只是将我当做一个较好的选择,而非因为对我也有感情才会嫁我。”

    沐子英觉得他是庸人自扰,“公主殿下既然选你,必然是对你有好感,感情是在相处中慢慢培养起来的,只要你有耐心,总有一天她对你的好感必会化为如你一般的挚爱。”

    温子衿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期望太高才会有如今的失望,自嘲笑笑,“如今倒真羡慕你与容君,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到了年纪一切便如水到渠成。”

    沐子英回忆起与妻子的往事,难得也露出温柔笑意,“你不与我们一同长大,才不知晓,其实当初岳父有意将容君嫁给我,容君起初并不愿意。”

    温子衿只见过他们夫妻如胶似漆的模样,倒是第一回听到这种说法,“哦?那她后来怎么又愿意了?”

    沐子英面带怀念神色,心中漾起一汪柔情春水,“她说她爱我骑在马上的飞扬情绪,也喜欢我挥舞长木仓时的气概,最主要的是”沐子英想起林容君说这句话时期待又谨慎的眼神,“最主要的是你尊重我,不会拘束我于后院,而愿让我自由随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最后一句话还未说出口,醉了大半的温子衿听了前半句,疑惑问道,“这不就是看你生得英俊又有男子气概,才会答应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比你差,也不必担心公主不喜欢我。”

    无论如何,能劝慰到他便好。沐子英点了点头,将剩下半句话咽下口中,另劝道,“齐王向公主讨一把匕首,公主就主动将另一把赠予太子,可见公主对两位皇子之间的争锋并非全然无感。将来若是他们争得激烈,公主夹在他二人中间却是为难。兄长当早做准备。”

    萧若钰是与一同长大的萧望感情更好。但萧旻是她同母的亲兄长,她亦不愿让他难过,才将匕首“弱水”给了他。

    萧旻得到匕首后,想起昭狱之中李元衷曾对他说的话,望着匕首上的“始”字若有所思。半晌,他依据李元衷的指示,撬开匕首上的蓝宝石,便见原本镶嵌宝石的凹槽,侧面竟刻了一圈小字。萧旻取出西洋镜放大字来看,愈看心中愈是浪潮相撞的震撼。他放下西洋镜,又将宝石嵌了回去,掩盖秘密,嘴角的笑却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

    门外侍女三棱来报,“殿下,太子妃娘娘到了。”

    萧旻急命人带她进来,自己也起身去迎,见她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不免嗔怪道,“先前听说三弟妹动了胎气,何太医道有孕初期胎还未坐稳,你该更加小心才是,这些东西只让宫人提着便是。”

    方乔馨轻笑道,“殿下近日公务繁忙,妾身见了忧心。这是妾身特意为殿下熬制的补汤,如何能放心假手于人。再说妾身孕期已过三月,一直都安稳无恙,殿下放心吧。”

    萧旻扶着方乔馨走了进去,方乔馨见萧旻难得将萧若钰所赠匕首拿出来赏玩,“殿下怎么对此物有了兴趣?”

    萧旻笑着解释道,“听说这原是妹夫赠妹妹的定情信物,被她这个不懂事的丫头送给了我们两个兄长,我是在想是否要将匕首归还?”

    方乔馨不赞同道,“事情既已过去便罢了,万一他们见了这匕首,翻出旧事引起争执,我们反是帮了倒忙。”

    萧旻从这匕首中获悉了“善始”的秘密,自然也不想将匕首还回去,就等她这句话,顺水推舟便道,“你说的对,是我想得浅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